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重生为凤,摄政王爷从了我

发布时间:2019-06-13 编辑 :本站 / 12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重生为凤,摄政王爷从了我

正文第二章滑稽可笑[更新时间]2019-03-1821:47:30[字数]2079“开门……开门……”细若蚊嘤的声音响起。

正拿着团扇扇风的红芜没有听清,她诧异地俯下身去温柔询问睡得不安稳的人儿:“小姐,你说什么?”“开门……开门啊!”段绮云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红芜呆愣的双眼,眼中嗜血一般的狠辣吓得她下意识地惊叫一声往后倒去。 红芜?段绮云脑子还有些懵,一把扑上去拉住她:“你没事吧,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看着红芜惊魂未定的俏脸,她一把揽住她,轻声安慰:“没事的,没事的,我保护你,没有人再能伤害咱们,没事的……”红芜被段绮云搞得有些迷糊,小姐今天是怎么了,突然说要保护她,还有那个眼神,想到刚刚刺目的凶光,她不由得又打了个寒颤,正要开口询问,屋外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奴婢求见大小姐。 ”红芜忙借此机会将自己从段绮云怀中拉了出来,开门后,进来一个粉衫的小丫鬟,眼角透着机灵,笑嘻嘻地递上一张淡雅的梨花小笺:“大小姐,齐公子邀约。 ”红芜笑着接过递给段绮云,却冷不防被她一把拍开,这股梨花清香她死都不会忘记,齐君瀚就是通过这个将她骗出去,迷晕之后丢到酒楼,被所有人看光,从此名声尽毁,可怜她直到死才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才知道这根本就是一张涂着毒药的纸!不对,她分明已经死了的呀。 段绮云愣愣地看向红芜:“我这是……在哪里?”红芜不解道:“这是在小姐您的青宁轩啊,小姐您……没事吧。 ”红芜也有些慌了。 段绮云不可置信地捏了捏自己的脸,又捏了捏红芜的,确实是真的。

难道她……重生了?“小姐,齐公子还等着您的回音呢。 ”冰儿催促道。 红芜听出了她语气里的不耐烦,正想开口训斥,段绮云却率先开口:“你去告诉齐公子,就说我去,地点嘛……”她眯着眼想了想:“就定在醉香楼吧,二楼雅座花阁。

”“好。 ”冰儿笑眯眯地答应,开心地退了下去。

只可惜,笑容中带着满满的不屑和嘲弄。 段绮云轻嗤一声,嘲笑她蠢?她倒要看看明天到底是谁丢了那张恶心的脸。 “小姐您……笑什么?”红芜小心翼翼地询问,她是真的有些被段绮云吓到了。

“没什么。

”段绮云敛起笑意扭头看向红芜,这个丫头不论怎样一直跟着自己,最后还被她所累枉送了性命,这一世,她一定会将那伙人施加在她们身上的一一讨回来!至于红芜,还是不要让她掺和进太多事吧。 “红芜,明天我想吃桂花糕,你好好待在府里等着我回来,哪儿也不要去。 ”“为什么?”红芜瞪大眼睛。

“没什么,乖啊。

”“可是……”红芜再想说话,却见段绮云已经躺下闭上了眼睛,她无奈地拿起团扇继续给她慢慢地扇,不住地安慰自己,醉香楼不过是个酒楼,又在雅座,小姐一个人去也没事的……醉香楼是酒楼没错,可就在那里明天会出一件大事,一定会出!约定之时很快就来了,段绮云又和红芜磨了好久的嘴皮子,做了无数保证,这才得以自己出门。 醉香楼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酒楼,平时人来人往极其热闹,段绮云为了能坐到自己想要的座位刻意早来了一个时辰,不过还好,花阁对面的风阁还空着。 点了一壶茶并几个小菜,段绮云就挥退了小厮,嘱咐他无事不要上来。

自己则将门微微翕开了一条缝,坐在桌旁慢慢品茶,透过门缝恰巧能看到正对面的花阁,此时大门还紧紧关着,显然还没有人来,不过段绮云有的是耐心。

涂着杜鹃口脂的唇角微微扬起,段绮云几乎能预见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幕,笑得越发开怀。

正在她沉浸在自己的预想中无法自拔之时,大门猛地打开,又啪地一声关上,眼前黑影一闪,一柄长剑就结结实实地架在了段绮云雪白的脖颈上。

“冒犯姑娘实在我无奈之举,只要姑娘不做一些不该做的事,在下保证不会伤姑娘分毫。 ”这话说得有礼,可长剑却毫无要取下的迹象,反而威胁性地又紧了紧。 段绮云也没想到会有这遭,她皱着眉看向眼前的玄衣男子,翻飞的袍袖间隐隐闪着金线的色泽,脸上戴着一个玄铁面具,只有一双黑黝黝的眼睛露在外面,深不见底。 男子见段绮云不答话,心中诧异,正要再开口威胁几句,就听到段绮云淡淡道:“我看那柜子不错,阁下要是不介意倒是可以躲在里面。 ”她眼角瞥了瞥镂花架子后面那个檀木大柜子,满心的不高兴,时辰就快到了,这人能不能不要再挡着她。 男人愣了愣,利落地收回长剑,抱拳道:“多谢。 ”返身就直接躲进了柜子中。 段绮云忙上前又将大门翕开了一条缝,正见到齐君瀚摇着扇子从楼梯口上来,只冲花阁而去。

又见到曾经她痴恋无比的俊朗身影,段绮云此时心中却再也没有了半分旖旎心思,人面兽心的伪君子比起恶棍无赖更令人感到恶心,而那个她从小喜欢到大的人偏偏就是这种人。

段绮云扒着门边的手渐渐握紧,几乎要把整块门板直接掰下来,前世的惨剧再次不可避免地出现在脑海里,失母之痛,受折磨之苦,孩子被生生打掉的恨,一股脑儿全涌了上来,她几乎要把自己的手掐破,才能忍住不直接冲上去一剑杀了那个禽兽!齐君瀚自然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人正满目憎恨地躲在一旁注视着他,摇着扇子推开了花阁的门,满心的喜悦全堆在脸上,这个蠢女人,还真就赴约来了。 “绮……”云字还没说出口,就被生生堵在了喉咙口。

齐君瀚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一时间还以为自己是走错了房门。 房中确实有人不假,可……房中的两人原本正纠缠在一起搂搂抱抱,齐老爹的手正要伸进女人胸前衣服,却被人开门突然打断,女人啊地轻声尖叫一声,就躲到了齐老爹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