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第322章 到底是什么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7 编辑 :本站 / 12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322章 到底是什么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如果是别的异形皇后有类似的渴望或者说急切的要求,放在眼前这样的状况下,云海大概会无视。 毕竟云月不同其它异形,在云海对未来的野望中,她是一个无法替代的独特存在。

所以她的实力的提升,是非常重要的,在某些条件及环境下,云月的强大与否,这关系到云海自身的生死存亡。

异兽异形看不上肉山似的“母体”,或者也是不屑跟云月抢,云海自然也不会阻止后者。

但是现在初代皇后突兀冒了出来,云海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了。

初代皇后,与其它几个皇后不同。

从生殖繁衍角度而言,其它所有的异形,包括蜘蛛异形皇后、蚁后异形皇后、鳄雀鳝异形皇后,乃至如今逆天强大的异兽异形,它们都是初代皇后繁衍出来的。 而且初代皇后继蜕皮成长后在阳山的第一次真正进化,事实证明了它是朝着更优秀的繁衍方向进化。

还有,云海没有忽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其余三只异形皇后诞生到如今,都没有诞下过皇后卵或者寄生时送出过皇后胚胎。

皇后卵以及皇后抱脸虫,仿佛就是初代皇后的专利。

在它还存在于这个星球时,或许是因为距离、范围这个因素,或者是云海未知的原因,反正事实证明只有初代皇后才能做到。 所以云海可以拒绝其它皇后的某些请求,但他无法拒绝初代皇后。 “去吧,异形都能吃出一个未来,我很想看看,你的未来,到底会是什么样子!”毫不犹豫地向初代皇后发出了精神交流。

云海同时向云月阐述了这个不容她拒绝的事实。 云月没有回应,从她身上探出的数百上千根触手中,一团接一团的鼓起涌入了她的体内。 进食正酣的她不是拒绝云海的命令,而是根本顾不上回应。 然而紧接下来的一幕。 却是让云海有些意外。

得到了允许的命令,初代皇后却不是扑向了那“母体”,竟是斜斜朝那碟形的外星飞船游了过去。 “它不是跟云月抢食,而是因为其它东西。 ”云海恍然大悟。

同时,他也想起了自己先前和云月的分析。

这个怪异的“母体”,它不是离不开这一片海域,而是它不想离开。 不想离开的原因,就是外星飞船中有它想要得到偏偏又得不到的东西存在。

“会是什么东西呢?”云海心中一动。 也不再理会疯狂进食的云月,转身游向了外星飞船。 表面完全被布帛似的海带状事物覆盖,离得近了,云海更是发现了一些端倪。

那些海带状粘滑的事物显然是“母体”分泌出来的,而且还具备一定的腐蚀性,这一点云海从被海带粘连着明显被腐蚀过的礁石上可以看出来。 当然,也仅限于礁石而已。 那外星飞船不知是什么材料打造而成,显然不是“母体”分泌的腐蚀液可以融穿的。

仔细观察着,云海很快又发现了一些异常。 光滑如同镜面似的船体上,有着一些陷坑的存在。 而且大小很不规则。 脑海中闪过了曾经在“新纪元”基地时,陈功给自己看过的这艘外星飞船突兀出现在地球附近太空中的情景,云海瞬间明白了这些陷坑是什么。

从虫洞中突兀降临地球。

这艘不知从何而来的外星飞船,显然遭受过恐怖的袭击。 平滑的船体上有撞击留下的坑洞,而且还嵌着不少条状陨石似的事物。 云海脑海中用自己的意识,构造出了一幕幕景象。

从高空坠落,这艘外星飞船在高空中嵌入了船体的陨石与大气摩擦,随即融化消失。

原本被陨石堵住的船体窟窿中,随着外星飞船的翻滚掉下了不少事物。 末日病毒、寄生体或者陈功口中的“进化病毒”,应该也是破裂的船体在坠落的过程中泄露出来的。

装着异形之母及皇后卵的箱子,就是这么掉落在阳山的。 陈功的“方舟”。 可以施放出能量防护罩的“雷达”,包括米国人捡到的“潘多拉”。

都是外星飞船坠落在大海前掉落出来的。 是不是还有更多的事物掉落在地球陆地、大海,是不是还有更强大的外星科技装置分布在不同的区域。

这一点云海不能确定。 毕竟这是末日,不再是人类绝对统治地球的时代。 更多的陆地都被变异生物占据,而大海对幸存的人类而言,基本上已经成了生命的禁区。

某一片会吃人的绿荫下,某一座被变异兽占领的城市街区中,或许就有一个人类无想象的科技装置存在。 同样,深不可测的海底中,甚至于某个庞大的变异海洋生物腹中,也有外星科技装置的存在。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云海相信如果自己想要全部找到这些,只需要在异形的数量达到骇人的数字时,慢慢搜寻就行了。

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云海暂时不想考虑这些,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眼前这艘直径超过了百米并不庞大的外星飞船中,到底还有什么存在。

云海的心情莫名地紧张起来。

爱丽丝及她的外星战舰给云海的感觉就是强横,而眼前这艘外星飞船却是不同。

地球如今的局面,就是它造成的。

云海很想知道,眼前这艘外星飞船出现在地球,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 如果是偶然,那么一切还好说。 如果是必然,那云海不敢想象,到底是什么在后面推动着这一切。 拥有异形、寄生族乃至眼前这个“母体”生物的外星飞船,还能被哪个外星文明所伤,他或者它们又该拥有如何惊人的战力。 人类或者自己,在这场事件中,又是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心中思绪万千,云海的心情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仿佛感觉到了主宰的情绪波动,强大如异兽异形显然都是以主宰为尊,庞大的异兽异形颅骨侧了过来,轻轻地在云海身上蹭了蹭。 巨大的身躯蕴含着无法想象的恐怖巨力,异兽异形却对力量的操纵精妙到了极点。

哪怕一座山峰,在它这样轻轻一蹭下,恐怕都得轰然倒塌。 然而云海在它接触间,只感觉到了一股厚重的踏实感,心中对未知的不安登时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