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重生为凤,摄政王爷从了我

发布时间:2019-06-13 编辑 :本站 / 11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重生为凤,摄政王爷从了我

正文第三章断袖之癖[更新时间]2019-03-1821:49:31[字数]2033好事被打断,齐老爹怎能不怒,正要怒骂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却发现正呆鹅一般站在门口的混蛋竟是自己的儿子……“爹……”齐君瀚怔怔愣了半秒,慌忙拱手就要夺路而逃。 这一声爹却偏偏被那个妖艳的女人听到了,她整了整衣服从齐老爹背后钻出来,笑得勾人,抚了抚齐老爹沉郁的黑脸,又朝着俊朗的齐君瀚抛了个媚眼:“原来是父子啊,吓死我了,小公子进来一起玩玩啊~”齐君瀚还未来得及答话,一盏茶杯就猛地朝他飞来,吓得他慌忙躲开,茶盅砸在门框上摔得粉碎,滚烫的茶水飞四处飞溅。 这一声巨响更是引来了更多的食客,不明所以地对着三人指指点点。

齐老爹恼羞成怒,老脸上的褶子都快要挤出黑水来,毫不留情一脚就踹在齐君瀚背上,踢得他一个踉跄滚出门去。 齐君瀚又气又羞,却又不敢对自己的老爹动手,想要离开,无奈周围又堵满了看戏的人根本跑不掉。

只能一面狼狈求饶,一面忍受着齐老爹愤怒的打骂,像只滑稽的猴子一般在人群中跑来躲去,惹得周围阵阵哄笑。

段绮云亦笑了起来,齐老爹今天去青楼的丑事她前世就知道了,所以刻意将齐君瀚引到此处,没想到事情的发展比她想象得更加有趣。 花阁的吵嚷最终以齐君瀚的屁滚尿流告终,齐老爹大小是个官,很有些脾气,胡子一瞪就拂袖而去,将那位妩媚佳人直接丢下了。 众人见主角都走了,相互讨论了下也都各自散了。

段绮云心情甚好地收拾收拾也打算打道回府,没想到这事竟会闹到众人皆知,齐老爹还以为自己当个小官有多了不起呢,还真以为他嫖个妓没人敢抓他?前世还只是偷偷摸摸尚且被抓住大做文章,何况如今闹出这样的丑态,老爹嫖妓被儿子抓到,哈哈哈哈,光是想想段绮云就几乎要笑出声来。 “究竟是何事如此好笑,惹得姑娘满面春风。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声音,段绮云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还真是看戏看得太开心了,倒忘了柜子里还藏着一个人。

男子已经自己从柜子里出来了,隔着面具看不清表情,可段绮云却总觉得这人眼中似乎闪着某种危险的光,她微微点头致意:“告辞。 ”“咦?”一声拉长的语调又拉回了段绮云开门的动作,男子有些诧异地询问:“难道姑娘就不好奇在下的身份?”段绮云转身站正,带着三分不耐严肃道:“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在下只是个小女子,只想长长久久地活下去,还请阁下不要再为难我。

”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要是这人再不依不饶,可就真的是故意的了。

男子一听此话,眼底的玩味越发浓重起来,他看出了段绮云急于想走,就偏偏不让她走,一个闪身挡到了大门前,一把握住段绮云要开门的手:“姑娘真是聪慧。 俗话说,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在下身无长物,不如就以身相许,如何?”段绮云一把甩开男子的手,刚刚看这人还蛮正经的,怎么一会儿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一个急着走,一个偏不让,推推拉拉之间段绮云只觉得对这人的嫌弃越来越深,正要发怒之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吵嚷声。

男子迅速一把捂住段绮云的嘴,将她抵到墙边,死死禁锢住,严肃沉稳,半点也没有刚刚嬉皮笑脸的样子。

段绮云也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似乎掌柜的都来了,陪笑着不住说着好话。

不过那伙人似乎并不领情。

听样子应该是在一间间搜查包厢的样子,惊起无数前来闲坐品茗的小姐的尖叫。

“是官兵。 ”男子压低声音道,他扭头看向淡然的段绮云,眸色突然一亮,:“你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不过只要你配合我,我保证你平安无事。 ”说完见段绮云点了点头,这才放开她的嘴。

“所以你的计划呢?”揉了揉有些疼的锁骨,段绮云不开心地抬头看向男子,却见他已经将面具取了下来,面容刚毅冷峻,剑眉锋利,薄唇优雅,似乎天生带着弧度,总给人一种随时在微笑的感觉,可段绮云不敢笑,她现在面上虽然还是一派淡然的样子,心里却是早已经惊叫出声来,这个通缉犯竟然是——睿王陆敛?!当今陛下最小的皇叔,带兵打仗的奇才,名声自十六岁时开始响彻整个大周,本该是手握军政大权的铁腕人物,怎么会成了个被通缉的小贼?段绮云悄悄看向被他随手扔下的玄铁面具,心中疑窦丛生,要是她没记错,外界放出的消息睿王现在本就在福元楼饮酒,所以前世齐君瀚才会把她迷昏扔到那里想要借此勾搭上睿王,不过最终睿王没等到,却是等来了一众无赖将她看光。

往日回忆被勾起,段绮云不觉握紧了拳头,却突然肩头一热,她一抬头差点撞到陆敛坚毅的下巴,精美的锁骨近在咫尺,在小麦色的肌肤上突出优美的弧度。 她还没反应过来,陆敛就直接将脸埋向她的肩窝,段绮云一惊习惯性要躲,右手一甩就要狠狠给眼前这个登徒子一巴掌,却在刚要动时就被一只大手一把紧握,陆敛沉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冒犯姑娘是在下不对,还请姑娘见谅。 不过事急从权,姑娘可是答应了要配合我的。

”也没说要这样配合啊!段绮云满心不乐意,可她这副柔弱的小身板哪里挣得开陆敛常年习武的力气,死死挣扎却丝毫不见成效,眼见着陆敛一手紧紧抓着她,另一手已经将外衫脱下。 “王爷且慢!”段绮云低喝一声止住陆敛的动作。

“你认识本王?”陆敛果然站住了,满脸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姑娘。 段绮云今日只随便穿了一身淡绿衣裙,配饰简单,他本以为眼前的只是一个普通民家女儿,如今看来,竟是他看走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