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重生为凤,摄政王爷从了我

发布时间:2019-06-13 编辑 :本站 / 140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重生为凤,摄政王爷从了我

正文第一章已然身死[更新时间]2019-03-1821:47:06[字数]2025“别打了……别……!”一身轻薄衣衫的女人哭得声嘶力竭,一面护着肚子,一面在屋里左躲右闪。

旁边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见此笑得越发开心,手中的鞭子呼呼生风,不会往女人的身上甩去,边打还边大叫:“跑啊,继续跑,跑快点!”“不要……”长时间的被虐待,段绮云实在是没力气了,索性倚着架子向着里面,只紧紧得将肚子护住,用后背承受男人无尽的鞭笞。 后背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突然停下,她以为男人终于累了,正要舒一口气,头发却被人猛地扯住用力往后拉去。

眼前映出男人狰狞的脸:“老子叫你跑!你还敢停下!跑啊!”“夫君,我……我实在是跑不……啊!”话还没说完,男人将段绮云一甩,狠狠撞在了桌角。

啪!桌上仅剩的几个破茶碗摔碎落在地,碎瓷片划破了段绮云的手掌,鲜血直流,可她现在却顾不得这个了,从肚子中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她又惊又怕,一双眸子惊恐地望向站着的男人:“夫君……孩子……”“装什么装。 ”男人冷笑一声,一甩鞭子狠狠抽在段绮云脸上,苍白的小脸立马肿起一道红痕,“今儿个你要是不陪着爷高兴了,爷抽死你了!”段绮云被抽倒在地,肚子痛得更加厉害,她甚至能感觉到一股热度正在慢慢从她身体中流逝,一股无比的恐惧笼罩在心头,她一面祈祷一面颤抖着手往下身摸去……血!段绮云心头一凉,强撑着直起身去看,素白的裙裾已经被鲜血染红,还在不断往外流去。 男人似乎也有些被吓到了,愣了片刻,鞭子一甩转身就走,却被扑上来的段绮云一把抱住:“夫君!孩子!救救孩子啊!”男人像躲瘟疫一样狠狠啐了一口,厌恶道:“鬼知道你这个荡妇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没了更好!放手!””“不是……不是……”段绮云神智已经几乎丧失,只不住地摇着头,眼泪混着鲜血扑棱棱往下掉。 拉扯了一会儿扯不开,男人不耐烦了,一个窝心脚将她踹翻在地,扬长而去,临走还吩咐守门的小厮将门锁上,免得她出去大吵大闹。 “不要!”段绮云强撑着扑过去,大门却砰地一声紧紧锁上,毫不留情。 她不住地拍着门,却没有一点回应,鲜血在地上拖出一串刺目的血痕,还没有半点要止住的痕迹。

她瘫倒在地,晕倒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大力的拍门声,还有焦急的呼唤。

段绮云悠悠醒转,仔细听了听,辨出是她贴身丫鬟红芜的声音,忙惊喜地扑上去,隔着门叫喊:“红芜,怎么样了!你见到我爹了吗!你快让他来救我!救我的孩子!”门外传来惊呼:“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小少爷他怎么了!”“没事的。 ”段绮云一面笑着抚摸自己已经瘪下去了的肚子,一面道:“我们都没事,只要爹来了就好了,我和孩子都好了。

”她今早帮红芜偷偷翻墙出去找她父亲,现在红芜回来了,那她父亲肯定也知道她在这里的遭遇,很快就会来救她了。

“小姐……”红芜低低的声音打断了段绮云的幻想,她沉着性子听红芜继续说下去,说说她父亲什么时候来接她,什么时候带她回去……“奴婢见到了老爷,可今日……段府在办喜宴……老爷他……不愿来……”喜宴?段绮云有些诧异,她就是段家唯一的女儿,她出嫁后哪里还有喜宴?“是表小姐,哦,不对,是大小姐和……齐公子。

”段绮云脑袋一懵,她扯着嘴角笑笑,轻声道:“你逗我玩儿呢吧,表姐不是我表姐吗,怎么就成了大小姐了,还有齐君瀚……”一提到这个名字,段绮云就觉得心头一痛,他本来是她的未婚夫的,可因为她被人扒去衣服丢到酒楼,身子被无数人看遍从此名声尽毁,这门亲事就此做罢,她也只能被发嫁给如今这个变态。 红芜终于绷不住了,声嘶力竭地哭道:“小姐!他们都是一群贱人!姨太太早与老爷有私情,云嘉月就是他们的私生女!他们合起伙儿来谋划了那件事毁了你名声,又害死了太太,如今才好大大方方地操办婚事!都是臭不要脸的狗男女!……”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段绮云已经听不清红芜还说了什么,脑子里乱哄哄的,只是摇头,眼神空洞地望向前方。 明明姨母和表姐之前对她很好的,怎么会这么做,还有齐君瀚,那件事怎么会是他一手操办的……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纠缠打斗的声音打断了段绮云的思索,她分辨出似乎有男人的咒骂和红芜的怒斥。 段绮云忙透着门缝往外望去:“做什么!你们做什么!”“小姐……!”随着一声闷响,红芜的声音戛然而止。

段绮云有种不好的预感,死命地拍着门要门外的人不许乱动,却只得到几句冰凉的奚落:“你还真以为自己是这家的主母啊,不过的是万人可睡的荡妇,还敢命令我们。 ”“就是,也不怕告诉你,我们就是接到段家的消息要处置你们,先是这个臭丫头,马上就轮到你了,急什么。

”听着门外渐渐远去的嘻嘻哈哈,段绮云一颗心彻底落到了冰窖,她疯了似地扑在门上捶打,却再没有半点回应,剧烈的动作使本来已经止血的伤口又崩开,鲜血似决堤一般从下身涌出。 段绮云脸色越来越白,捶打的力道也越来越小,下腹再次的痛苦终于让她反应过来,她的孩子早就已经没了,趴在地上,眼神空洞地望着眼前闭锁的大门,她依旧还是颤巍巍地要去抓门,她恨啊,她好想出去,出去咬死所有的人,那一个个的,害她落得如此地步的人!良久,鲜血淋漓的手终于无力的垂下。 大齐三十年六月,段家大小姐卒,死时浑身狼狈,猪狗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