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第三百一十三章 你的内衣型号可能不太合适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2 编辑 :本站 / 83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三百一十三章 你的内衣型号可能不太合适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薛婉彤虽然命知道秦阳是在岔开话题,但是却还是忍不住被带歪了,毕竟薛婉彤的病一些可是妇科病,是颇为隐私的。

薛婉彤白了秦阳一眼:“你这是不想我再说了是吧,你啊,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秦阳苦笑道:“说起来我也是无辜者,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薛婉彤被秦阳的俏皮话给逗乐了,不过转念想想也是,秦阳并没有去惹是生非,都是别人找他麻烦,他不过是自卫而已。 想到这点,薛婉彤就不好再说啥了,咬了咬嘴唇:“走吧,跟我去我的宿舍吧。 ”秦阳笑笑,知道薛婉彤脸薄,不好在有人的地方谈及自己的病情,爽快答应道:“好。

”秦阳跟着薛婉彤一路到了她的宿舍,是一个很简单带卫生间厨房的一居室,但是收拾得很干净,花瓶里还放着几支腊梅,屋子里有着两分淡淡的香味。 “坐吧,我给你倒杯水。

”薛婉彤招呼秦阳坐下,去厨房拿杯子给秦阳倒水,虽然秦阳是她的学生,但是他的所作所为根本无法让人将他当一个普通学生对待,更何况现在秦阳是为了她诊治病情,是医生。 秦阳目光掠过外面的阳台,眼光微微一顿,几件紫色的内衣正挂在阳台晾衣杆上随风轻轻荡漾,其中还有一条连体吊带丝袜,分外的夺人眼球。

秦阳心中涌起两分异样感,薛婉彤平日看穿着都颇为正式,非常符合她老师的身份,却没想到内在的穿着却是如此的性感。

薛婉彤端着一杯水出来,看着秦阳那略微有着两分怪异的目光,转头一看,脸蛋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不准看!”薛婉彤脸蛋红红的放下水,快步的走到了阳台上,拿起晾衣杆,飞快的将全部内衣都收了起来,然后抱着进了自己的房间,将之收了起来。 秦阳摸了摸鼻子,略微有着两分尴尬,端起水杯喝水,掩饰自己的情绪变化。

薛婉彤脸蛋红红的从屋子里出来了,眼光有着几分羞涩和小慌乱,想着刚才秦阳那异样的眼神,薛婉彤有种自己内心小秘密被发现了一般的羞耻感。 秦阳放下水杯,微笑道:“薛老师,你坐下来,我为你把把脉。 ”薛婉彤嗯了一声,在秦阳对面坐了下来,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秦阳伸出手,将手指搭在了薛婉彤的手腕上,先是凝神感受脉相的跳动,等了一会儿,他圆转内气,一丝内气涌出,透入了薛婉彤的经脉,顺着经脉而上,然后进入薛婉彤的身体,开始在她身体里游走。 “咦?”薛婉彤自然是有感觉的,她隐约的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游走,就像是一丝丝暖流在流动,挺舒服的,但是却也感觉挺怪异的。 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却隐约有一种自己的身体仿佛暴露得干干净净的感觉,这让她脸蛋越发的红润,盯着面前闭着双眼的秦阳,眼光有着两分羞涩,也有着两分复杂。 内气丝在秦阳身体里游走一圈,秦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收回了手。

薛婉彤眼光紧紧的盯着秦阳,语气有些紧张的问道:“怎么样?”秦阳笑道:“别着急,没什么大问题,我先问你一些问题。 ”薛婉彤听秦阳这么一说,顿时放下心来,这事毕竟有些隐私,她也没去医院检查,唯恐秦阳说出有大问题。

“嗯,你问。 ”秦阳笑笑道:“薛老师你是否经常服用一些药物?”薛婉彤愣了愣:“胃药算不算?”秦阳笑道:“算,像胃动力吗丁啉之类的胃药,都可能造成一些影响的,你平日应该爱吃冷食吧,这个最好也少吃一些。

”薛婉彤哦了一声,微微翘起了嘴,有些小委屈的模样:“就是有时候忍不住想吃……”秦阳笑笑:“好吧,也没啥大问题,你身体还有些不提防……嗯,不协调,我给你开一副药,你吃一段时间,应该便会有好转,等好转后我再给你开一副调养的养,你只要照着吃,以后吃冷食什么的应该也不用怕。 ”薛婉彤眼睛一亮:“真的行吗?”秦阳呵呵笑道:“你要相信我的本事,没点能耐,也不敢说这话啊。 ”薛婉彤知道秦阳办事靠谱,不说没把握的话,顿时有些欣喜道:“好,那可太谢谢你了。 ”“你的胃病,其实也没啥大问题,无非是对你恶劣饮食的抗议而已,毕竟胃是要靠养的,你肆意欺负它,它自然要闹脾气……”薛婉彤听秦阳说得有趣,忍不住噗嗤笑了起来:“你这么说,好形象。

”秦阳笑嘻嘻的说道:“一副药当然不能万能,什么都治,先治你身体的那些小毛病吧,等之后再来调养你的胃,反正我都是你的学生,跑不了的。 ”薛婉彤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我倒是运气不错,有一个医术高强的好学生。

”秦阳要来纸笔,给薛婉彤开好了药方,签上自己名字,递给了薛婉彤。 “你照着这个服药就可以了,药抓来后,最好自己熬,不要用药店代熬那种,效果差了很多……”薛婉彤哦了一声,旋即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不会熬药。 ”秦阳看着薛婉彤那样子,笑了笑,将那张药方收了起来:“算了,我去帮你抓药,到时候再给你演示一遍,之后你便会了。

”薛婉彤有些不好意思:“麻烦你了,秦阳。 ”秦阳笑道:“不麻烦,为老师服务是应该的……额,对了,有个事情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薛婉彤疑惑的问道:“是关于我病的吗,有什么你都直说吧,没什么事情的。 ”秦阳摸了摸鼻子,手向着薛婉彤胸前指了指:“那我可直说了啊,薛老师,你的内衣型号选得可能不太合适,长期束缚着胸部,导致里面气血不通,影响发育,而且还导致乳腺增生,我想你应该能摸到里面有硬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