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第2206章 黑曜军覆灭

发布时间:2019-07-23 编辑 :本站 / 10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2206章 黑曜军覆灭

过了一会儿,风雨散去,地震停息,石正峰、张帅他们走出苌弘庙大殿一看,瞠目结舌,好端端的一座吐费城,现在成为了一片废墟。 地震不仅发生在苴国吐费城,蜀国境内也遭受了强烈的地震,遍地都是灾区,天怒人怨。 石正峰给赢重威写了一封信,说蜀国百姓现在期盼安宁,犹如久旱之盼甘霖,秦国现在出兵平定蜀国,上应天意,下顺民心。 赢重威接受了石正峰的建议,立刻命令黄景升出兵进入蜀国,消灭黑曜军。

黄景升率领景字营官兵一直驻扎在巴蜀边境一带,接到了赢重威的圣旨,他立刻率领景字营,杀气腾腾,直扑蜀国。

巴蜀边境一带只有两千多黑曜军,还有数千部落武装和蜀军降兵,景字营一战就将两千多黑曜军击溃,其余的部落武装、蜀军降兵立刻向景字营表示臣服,投奔到了黄景升的麾下。 黄景升率领景字营,还有部落武装、蜀军降兵,拼凑了一支两万人的队伍,浩浩荡荡,杀奔成都。 消息传到了成都,**勃然大怒,立刻调兵遣将,率领五万黑曜军前去阻击黄景升。 真小宠跟随**一起出征,大军离开成都,气势汹汹,一路行进。 一天,**坐在中军大帐里,面对着满桌的菜肴,一点也提不起胃口。

仆役在旁边说道:“将军,这些菜要是不符合您的胃口,我叫厨子们再去做些其它的菜肴。

”**气恼地拍了一下桌子,说道:“那些破厨子做出来的菜没有一样好吃的,奶奶的,一群废物,明天把他们全都押出去砍头!”**杀人就像吃饭一样稀松平常,仆役吓得浑身发抖,不敢吭声。 突然,一股香味儿飘进了**的鼻子里,**皱着鼻子闻了闻,口水忍不住流淌出来,舔了舔嘴唇,说道:“什么东西,这么香?”真小宠端着一个砂锅走了进来,说道:“将军,我给您送来了一锅肉,狗肉。

”**喜笑颜开,搓着手,说道:“好好好,我最喜欢吃狗肉了。

”真小宠把砂锅放到了**的面前,**瞪着身边的仆役,说道:“还不把这些垃圾都拿走,别在这扫我的兴!”“是是是,”仆役唯唯诺诺,把桌子上的菜肴都拿走了,只剩下一个砂锅。 真小宠打开了砂锅,**看着那一锅热气腾腾的狗肉,哈哈大笑,问道:“小宠,这些狗肉你是从哪弄来的?”真小宠说道:“前些日子我们抓住了一个华夏老头,这华夏老头很是虚伪,经常送棉衣送稀粥,用小恩小惠欺骗了我们很多土人同胞,赚了一个什么大善人的名声。 我谨记将军的教诲,绝对不能被这些华夏人的虚伪所蒙蔽,于是我就带着弟兄们,把这个华夏老头给活活打死了。 ”**点了点头,说道:“打得好,这样的华夏人就该打死。

”真小宠说道:“我们把那华夏老头打死了之后,尸体就扔在了树林里。

昨天晚上,弟兄们听到树林里有哭声,都吓了一跳,说什么老头显灵了,闹鬼。 今天早上,我带着弟兄们到树林里一看,哪里是什么鬼,是一条狗趴在那老头的身上哭。

“这条狗是老头养的狗,老头死了,它在哭它的主子呢。

我立刻带着弟兄们就把这狗捉住了,扒皮剔骨,炖了这么一锅狗肉,孝敬将军。 ”**很是高兴,说道:“好好好,这样的狗肉吃起来才有味儿,来,小宠,你坐下来,咱们一起吃。

”真小宠一副奴才相,说道:“在将军面前,小的怎么敢坐着呀。

”**大手一挥,说道:“我叫你坐着,你就坐着。

”真小宠嘿嘿笑着,撅着屁股,轻轻地坐在了**的身边,**指着砂锅,说道:“来,咱们一起吃。 ”**拿着筷子,夹起锅里的狗肉,吃了起来,真小宠没有筷子,就伸出手从热锅里去捞,两个人吃着狗肉,哈哈大笑。 **率领五万黑曜军赶了三天的路,终于与黄景升的军队迎面相遇。 **与蜀军交战,打了几场胜仗,洋洋得意,根本没把黄景升放在眼里。

**骑着马,手持利剑,叫道:“弟兄们,杀光这些秦国狗,让他们知道知道咱们黑曜军的厉害,黑曜军威武!”“黑曜军威武,黑曜军威武,黑曜军威武!......”五万黑曜军士兵挥舞着兵器,齐声叫嚷起来。

**利剑一挥,五万黑曜军立刻呐喊着,向秦军发起了冲锋。

黄景升命令巴蜀降兵在前面顶着,巴蜀降兵战斗力不强、士气也不高,面对着黑曜军如狼似虎地冲锋,招架不住,节节败退。 就在**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时候,突然,身后响起了喊杀声,**大吃一惊,回身一看,一群秦军骑兵迂回包抄,从后方对黑曜军展开了攻击。

这些秦军骑兵都是景字营战士,身经百战,绕到黑曜军身后,抽出马刀,展开了冲杀。 刚开始,黑曜军士兵还硬气得很,想要和景字营骑兵较量较量,但是,一个照面打下来,黑曜军士兵们就慌了。 黑曜军士兵多是步兵,是恶棍歹徒,打仗完全靠的就是一股悍勇之气。 而景字营的士兵都是骑兵,经历过严格的训练和战场的洗礼,单兵作战勇猛,集体配合默契。 景字营骑兵对战黑曜军步兵,就像成年人打小孩似的,打得黑曜军毫无还手之力。

黑曜军士兵们被吓破了胆,丢盔弃甲,四散而逃。

黑曜军士兵们跑得再快,也快不过景字营的骑兵,景字营骑兵在平原上纵马驰骋,追赶那些黑曜军士兵,展开了一场血腥屠杀。

黑曜军士兵见跑不过景字营骑兵,便跪在地上,泪流满面,举手投降。 黄景升神色冰冷,说了一句,“不要俘虏,统统杀掉!”景字营骑兵们得到了命令,杀猪宰羊一般,在战场上砍杀起来,杀得黑曜军士兵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到处都是惨叫声、哀嚎声。 **惊呆了,他没想到景字营骑兵竟然如此厉害,比蜀军最厉害的精骑兵还要凶悍。 **想要逃跑,夺过一匹马来,翻身上马,朝成都方向逃去。 黄景升拿过一张弓来,从箭壶里抽出一支箭,搭在了弦上,弯弓如满月,瞄准了**,一箭射了过去。

利箭呼啸,正中**的肩膀,**惨叫一声,从马背上摔落下去。 那马儿受了惊,扬起蹄子,狂奔而去。

**爬起来,想要去追那马儿,结果,几个景字营骑兵跑过来,围住了**。 **想要冲杀出去,被景字营骑兵打得屁滚尿流,最后被按在了地上,五花大绑起来。

黄景升看着五花大绑的**,说道:“把他押下去,其余的土贼全部杀掉。 ”五万黑曜军士兵站在一起,黑压压一大片,景字营官兵要把他们都杀光,且得费上一段时间。

真小宠见**被活捉了,吓得魂飞魄散,拼命地跑着,几个景字营骑兵发现了真小宠,想要追杀上去。

一个骑兵拦住了同袍,吹了一声口哨,只听得一阵犬吠声响起,几条黑色的战犬犹如闪电一般,朝真小宠冲了过去。

真小宠扭头看着那些凶恶的战犬,惊恐万状,拼尽全力往前跑。 可是,真小宠跑得再快,也快不过那些战犬,战犬很快就追了上去,猛地一扑,将真小宠扑倒在地,咬住了真小宠的皮肉。 真小宠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想要挥拳去打那些战犬,战犬咬住了真小宠的手腕,嘁哧咔嚓,三下五除二,把真小宠的两只手掌就给咬掉了。 真小宠浑身是血,倒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战犬撕咬自己。

可能是战犬有灵性,知道真小宠作恶多端,它们没有一口咬死真小宠,而是一点一点把真小宠活着撕成碎片。

刚开始,真小宠恐惧、疼痛,最后,这些感觉都消失了,真小宠眼神涣散,望着天空,心里念叨着:“这世上真的有报应吗?”五万黑曜军被杀得精光,**目瞪口呆,看着黄景升。

**觉得自己就挺冷血的挺残暴的,没想到,这个黄景升比自己还要冷血,还要残暴。

黄景升指着**,命令士兵,“把他给我钉到囚车上去。

”囚车上面立着一个十字架,景字营士兵拖拽着**上了囚车,把**按在了十字架上,拿出铁钉、锤子,把铁钉钉入**的掌心,将**固定在了十字架上。 **疼得浑身抽搐,脸色煞白,手掌鲜血淋漓。 黄景升看着**,对旁边的军医说道:“别让他死了,一定要让他吊住这口气,我要把他押到咸阳献俘。

”黄景升活捉**、歼灭了五万黑曜军之后,继续向成都逼近。

成都城里的黑曜军将军们慌得六神无主,经过一番讨论,他们决定弃城逃跑。

黄景升不费吹灰之力就占据了成都,然后命令景字营官兵,在蜀国各地剿灭黑曜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