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路德维希二世和茜茜公主:巴伐利亚的美丽传说

发布时间:2019-08-22 编辑 :本站 / 2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路德维希二世和茜茜公主:巴伐利亚的美丽传说

路德维希二世简介路德维希二世LudwigII(1845年8月25日—1886年6月13日)。 维特尔斯巴赫王朝的巴伐利亚国王。

全名为:路德维希·奥托·弗里德里希·威廉LudwigOttoFriedrichWilhelm。

绰号“童话国王”、“天鹅国王”、“疯王路德维希”。 以对艺术的狂热追求而著称。

兴建了包括新天鹅堡在内的数座城堡。 同时也是瓦格纳的忠实崇拜者和资助人,资助修建了拜罗伊特节日剧院,专门上演瓦格纳的歌剧。

路德维希二世沉浸在个人幻想中的行为引起了王室保守派的不满。

1886年6月被以精神病为由废黜。 数日后与医生外出散步时神秘地死于斯坦恩贝格湖。 路德维希二世生平经历一、童年时期路德维希二世为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二世之子,母亲为普鲁士公主玛丽亚,生于宁芬堡(今日慕尼黑的一部分)。 路德维希二世小时候就受到极为严格的王室教育。 那时他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同家人参观高地天鹅堡,以及和至友图恩和塔克西斯家族的保罗一起朗诵诗歌,扮演瓦格纳歌剧中的角色。 路德维希二世与表姑奥地利皇后伊莉莎白即茜茜公主保持着终生的友谊,他们同样热爱着大自然和诗歌,他们将自己分别比作老鹰和海鸥。

同时在1853年到1863年间的暑假则同父亲一起去往贝希特斯加登的国王别墅。

然而从19世纪末开始有传言,路德维希二世于1857年由于一次在别墅花园的意外事件后就强烈地拒绝拜访贝希特斯加登,并于1864年他父亲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再拜访贝希特斯加登。

二、政治生涯路德维希二世于1864年18岁时继承王位。

他的年轻以及英俊外貌使得他在巴伐利亚国内外都非常受欢迎。 尽管登上王位后的首要问题之一便是宫廷和民众对生育王室继承人的期望,但路德维希二世从未结婚。 他曾与表姑巴伐利亚公主索菲·夏洛特(茜茜公主的妹妹)订婚,但婚礼日期反复推迟,最后婚约也被路德维希二世取消。 索菲嫁给了阿朗松公爵费迪南德·菲利普·玛丽。

路德维希二世在普奥战争中支持奥地利,这使他在奥地利失败后面对德意志第一强国普鲁士时处于被动局面。

1867年他像其它许多认识到力量对比已经永远发生变化的德意志王公一样加入普鲁士牵头的同盟;根据双方签署的条约,巴伐利亚在普法战争中站在普鲁士一方加入了战斗。

出于俾斯麦的授意,路德维希二世于1870年12月写信给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请求他登上德意志帝国的皇位。

这出戏的结果是,威廉一世成为统一的德国的皇帝,而巴伐利亚的独立地位却终结了。

在路德维希二世的整个统治时期,他一直被认为是个同性恋者。 据信他的情人包括王室侍卫长理查德·霍尼希,匈牙利戏剧演员约瑟夫·凯恩茨以及一名廷臣阿尔方斯·韦伯。 从1869年开始,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对自己不正常的性取向的苦恼,希望能遏止这种邪恶的欲望以“回归天主教”。

路德维希二世和茜茜公主的关系茜茜公主是18世纪欧洲最美丽的女人之一,又极具个人魅力,终其一生都不乏追求者。 路德维希二世是巴伐利亚国王,也是著名的新天鹅堡的缔造者。

路德维希从亲缘关系上,是茜茜的表侄,但两个人相差的年纪也只有8岁。

茜茜是维特斯巴赫公爵支系子嗣,而路德维希则出自国王支系。

两个支系宗亲之间并不和睦,因此在路德维希还是皇太子时,茜茜的高傲让两个人的会面并不太愉快。 直到老国王去世,登基后的路德维希去巴德基幸根拜访早已成为皇后的茜茜,二人才第一次发现彼此间竟有这么多的相似之处。 当时路德维希年满18岁,正值浪漫幻想而又无比迷茫的年纪。

而茜茜此时26岁,经历了国家政局动荡,婆媳矛盾,丈夫外遇,爱女被夺,既无助又心灰意冷。

两个孤独又渴望爱的灵魂,第一次在人间找到了相互的慰藉。

茜茜在诗歌之中自称“大海上的海鸥”,赞颂路德维希是“山巅上的雄鹰”。

从此以后,苍鹰与海鸥成为了他们对彼此的爱称。

伊丽莎白与路德维希,就像是镜子内外的同一个人,说的浪漫一些,就像是灵魂伴侣那样相似。

两个人都厌恶虚伪而又窒息的宫廷生活,渴望着自由,路德维希对于慕尼黑宫廷的厌烦,“我被关在金丝鸟笼中……我焦急地期待着五月的美好时光,以便能较长时间离开这座不祥的城市,那时将不再有什么可以束缚我的行动,我是在无法摆脱的厌烦中在这里生活的”,与茜茜公主初入奥地利皇室的情景如出一辙,“我在一座牢笼中醒来,镣铐已经锁住我的双手。

我的渴望日益强烈,你,背离了我!自由!”茜茜热爱诗歌,自封为“海涅的女弟子”,不但能背诵海涅所有的诗,更以“海涅体”创作了许多作品。

路德维希则痴迷于歌剧,是瓦格纳最忠实的听众,新天鹅堡便是以瓦格纳作品为蓝本建造,为的是能完美呈现出剧作之中的艺术世界。

两个人都是既孤独又叛逆,茜茜公开与压抑的哈布斯堡宫廷叫板,路德维希则对巴伐利亚议会装聋作哑;茜茜躲藏在诗歌的世界中,赞颂着古希腊英雄阿基里斯,路德维希则将太阳王路易十四的雕像请上餐桌“畅所欲言”。 茜茜是路德维希终生所憧憬的对象,而路德维希的死亡,也得到了茜茜一生的缅怀。

这位常年陷入孤寂的国王早已不愿见到任何人,包括维特斯巴赫家族的亲属,但是这当中唯独茜茜例外。

每次他路过波森霍芬,一定会去看望茜茜,并且常常身穿着奥地利军服,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1886年6月13日,路德维希遇害,他的尸体被发现在斯坦恩贝格湖中。

而那一天,茜茜正在湖的对岸。

有传言说茜茜曾为他准备了逃亡用的马车,有人说他们准备一起逃离巴伐利亚远走高飞。 真真假假,随着国王的神秘死亡一同沉到了湖底,而生离死别的痛苦,却注定活着的人来承受。

路德维希的死,将茜茜推到了几乎精神分裂的边缘。 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她的精神状态都极为恍惚,不断地写诗悼念着她的“雄鹰”。 路德维希被传是名同性恋者,他终生未婚,生前也的确与数位同性友人交往甚密。 很多人不禁疑惑,他对茜茜之间的感情,究竟是终其一生的爱慕,还是仅仅对一位美丽女性的崇拜?这一切,正如路德维希所期望的那样,“对这个世界是一个永远的迷”。 而无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是男女之间的情爱,也早已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