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公子,借个火》全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19-05-20 编辑 :本站 / 112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防止价格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明显通货膨胀“,并提出年要实施从紧的货币政策。

  在这个重要原则之外,还有很多我们可以做。假如你觉得谈论自己的感受,表达自己的情绪非常难以启齿,或者每当你启动PEN沟通法,开始提起自己的感受情绪时,对方却常常跑偏了,而不是按照你期望的方式,加入这个深层情感的沟通,该怎么办呢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你漫漫地建立起沟通的桥梁,最终可以进行有意义的沟通呢  一个好消息是,有最新的研究表明,想进行一个有意义的亲密互动,语言的选择可能没有我们想的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说”的这个动作。这个可能有悖于我们通常的认知,比如唠里唠叨的伴侣,难道是更好的吗  1-日常闲聊。

《公子,借个火》全章节目录

公子,借个火是由挖坑小萝卜创作的穿越类小说,主角梁言,苏沉央全文章节目录,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说到最后,她眼眶一红,就小声的啜泣了起来。

...梁言闻言,眉头稍微皱了皱,忆起方才来时看见的场景,正欲说些什么,苏沉央哎呀了一声,连吐了几口唾沫,一张脸也皱成了一团。 “呸,这梅子怎么这么咸,掌柜你骗人,一点都不好吃!”“怎么可能?我店中的冰梅子可是甜而不腻,又怎么会是咸的。

”掌柜瞪大了一双眼睛,满脸不相信的盯着苏沉央,随后从一旁拿起了一粒梅子塞进了口中。

刚入口一股咸苦味就在口腔中散开,他面上的表情一变,看向两人的目光中也染上了些许不自然。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苏沉央撅了撅嘴,没有理会他,低头看着面前的梅子,心中也有些纠结。 也许这颗是甜的呢?她咽了一口唾沫,挑选了一粒飞快的丢进了嘴里。

刚入口,就难受的吐了出来,身体则下意识的往后面退去,撞上了一旁的箱子。

听到身后的动静,梁言转头看着她,唇角扯开了一个看待傻子的笑,“你可以整筐吃完,看看有没有甜的。

”刚刚站稳,就听到跟前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苏沉央鼓着小脸,满脸气愤的盯着他。 上前一步,她正打算说些什么,就瞧见一只肥硕的老鼠从角落里钻了出来,飞快的往自己的方向冲来。

她吓得闭上了双目,抬脚重重的踩了下去,听闻一道惨叫,她睁开眼睛就瞧见自己脚下躺着一只死老鼠,血迹和脑浆混在一起尤为的恶心。 “啊,有老鼠!”她尖叫出声,梁言瞧见她的动作,面色有些不悦的将她的手甩开,转身冲掌柜询问了句。 “掌柜的,存放梅子如此重要的地方,怎么还会有老鼠呢?”面对他的话,掌柜眼睛里的不解越发的浓郁,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小声的嘟囔着。 “怎么会这样呢,大漠平时不都会去药店买老鼠药回来灭鼠吗?”他的声音虽小,但此处的空间颇为狭小,故而梁言听得一字不差,他颔首沉吟了片刻,锐利的视线再度将冰窖环视了一番之后,心中越发的了然。

“两件事情都与您口中的大漠有关,我建议您还是去好好的询问他一番才是。

”得了他的提醒,掌柜一拍自己的脑门,向他道谢之后就直奔大堂而去。 方才议论张飞之事的几人已经离去,店中也冷清了不少,只剩下了稀稀落落的几人。 大漠此刻正与黄小红一同立于柜台后,不知在说些什么,脸上带着几分憨厚的笑容。 掌柜见状,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大漠的面前,训斥了起来。 梁言假装不在意的扫视了一眼后,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面带不耐烦的用手敲了敲桌面。 “拿几坛好酒来。

”黄小红正在劝掌柜,闻声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贝齿轻咬下唇,费力的拿着一坛酒过来,放在桌子上,就打算离去。

梁言的眸光闪烁了两下,起身拦住了她的去路。

“这位姑娘我一个人喝酒甚是烦闷,不如你陪我一起如何?”黄小红身体一僵,俏脸上没有了半点的血色,漂亮的双目中满是惊恐的神色。 “公子,请您不要如此。 ”梁言呵呵笑了两声,双手环抱在胸前,眼眸半眯,脸上满是轻佻之色。

“不过就是喝两杯罢了,只要你愿意,银子我自然是不会少了你的。 ”说着,他上下其手的捏了捏她光滑白皙的脸上,视线赤裸的在她的身上扫视着。

黄小红的身体颤抖得越发厉害,咬着唇瓣的牙齿用力过猛,渗出了殷红的鲜血来。

“公子,我真的不是那种风尘女子......”说到最后,她眼眶一红,就小声的啜泣了起来。

苏沉央见状落在梁言身上的目光全是鄙夷,混蛋!长得这么好看,还做如此不知廉耻的事情。

“坏蛋,光天化日的,你欺负姑娘家!”她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抓住黄小红往自己的身后一扯,就往梁言扑了过去。 “不要脸,看我怎么教训你!”梁言反应迅速的往一旁闪躲了一步,手背却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女子尖锐的指甲划伤了,顿时就传来了一阵刺痛。

他的眉头稍微皱紧了几分,目光带着深意的瞧了她一眼,见她再度向自己冲来,不由得倍感头疼。 早知如此方才就应该想个法子将这个丫头给甩掉才是,眼下真是给自己惹了一个大麻烦。 黄小红瞧见两人你追我赶,哪里还敢停留,深吸了一口气,就埋着头往柜台的方向走去。 大漠方才就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只是因为被掌柜拦住走不开身,如今瞧见黄小红猩红的双目,心中便是怒火中烧。

“真是欺人太甚!”恨恨的咬了咬牙,他稍微用力将掌柜推开,大步走到了两人的跟前,抬手指向了门外道:“这里不欢迎你们二人,请你们出去。 ”梁言定定的看着他半晌,唇一抿,一副倨傲的样子,甩了甩袖子,随手丢了一锭银子在桌子上,就往外面走去。

苏沉央被大漠看得头皮发麻,悻悻的缩了缩脖子,埋着头狂奔了出去。 往前跑了好一段距离后,感觉那道冷冽的目光消失了之后,她拍了拍胸口,长舒了一口气,就瞧见先她一步出来的梁言负手立于一旁,目光看着酒楼的位置。 认真的模样让他看起来又不是刚才那么回事儿了,他眼中哪里还有方才的轻佻狂傲在?苏沉央愣了片刻,好半天后才回过了神来,有些懊恼的捶了捶自己的头。

她居然会觉得一个登徒子很好看,果然是美色害人啊!梁言看到她的举动,自然不难猜出她的心思,丝毫都没有解释的打算,而是问了句。 “你可知道这附近哪里有药店?”苏沉央啊了声,而后回过神来,将头飞快的摇了两下。 “我才不告诉你,要是你打算给小红姑娘下药,我岂不是成帮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