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重生为凤,摄政王爷从了我

发布时间:2019-06-13 编辑 :本站 / 59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重生为凤,摄政王爷从了我

正文第九章立威[更新时间]2019-03-2021:06:43[字数]2084有人木然,有人允悲,有人脸上带着深深的怒意。

可是没关系,段绮云知道她已经震慑住她们了,再看向已经被完全吓呆了的冰儿,分明是暑热天气脸色却白的可怕,两眼无神地望着地面。 好了,解决了。 段绮云收回眼神,抬步往屋内走去,接下来只需要静静等牙婆来就行了,或许都不需要她出面,交给管事的就行……段绮云还在细细考虑这件事,突然一道柔柔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段绮云一听这声音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无奈转身,只见一个身着淡蓝湖绸衣衫的美妇被云嘉月搀扶着而来,眉头紧锁,一脸不满意,正是她那柔善的母亲——何氏。 段绮云忙上前扶住另一边,嗔怪道:“这大热的天气,母亲您来干嘛?”一面说,一面瞟向她身后,一个绿衣小丫鬟瑟瑟缩缩跟在后头,一见段绮云看她,忙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她。 这好像是她院子里一个三等丫鬟,好像是叫什么采芹的,段绮云也想过卖人此话一出,必然会给其他人一种兔死狐悲之感,却没想到还真有胆大的敢偷偷溜出去请何氏。 “我要是不来,你岂不是要闹了大笑话!”何氏语带嗔怪,皱着眉头看着段绮云,继续道“我段家又不是小户,哪里还有卖人这个说法,你……”段绮云忙及时打断何氏的长篇大论,指着红了眼眶,凶狠地像只小兽一样的冰儿,冷冷道:“她叛主,女儿觉得该给些教训。

”“冤枉啊!”冰儿很明显也知道何氏的性子,一下竟挣开了两个壮硕婆子的束缚,扑倒在何氏面前:“太太,太太!奴婢没有啊,没有啊!”何氏看着冰儿这样,犹豫地看向段绮云。 不知道该怎么办。

段绮云还没开口,就听冰儿又低低哭道:“奴婢分明一心一意为了小姐好,小姐竟不由分说就要卖了奴婢,奴婢死了不要紧,可段府的名声,小姐的名声该怎么办!往后人家说起小姐来,岂不都要说小姐歹毒娇纵,伤了小姐的名声,这才真是奴婢的错了!”何氏心肠软,越听越觉得有理,竟有些赞赏冰儿的识大体起来。

一旁的段绮云却是脸色越来越黑,不过是发卖,这在大户人家也不过是常事,在她嘴里怎么就成了要她性命的歹毒事了。 她竟没看出来,冰儿还有这份心机。 看看站在一旁看热闹不说话的云嘉月,段绮云几乎能从她掩饰的眼角中看到嘲笑,可她现在还没空管她,抬手一把拉过想要扶起冰儿的何氏,段绮云道:“原本我以为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该清楚,没想到你竟如此不知好歹,还敢攀污我,那我今日就说清楚,也好叫大家听听清楚,我段绮云不是那等恶毒的主子!”铿锵有力的语调震得周遭仆婢立马垂下头去,不敢再看。 段绮云看向冰儿:“今日我出门的消息只有你知道,可是?”冰儿愣了半晌,想到今早她一早就守在院子门口,从段绮云那里打听来了她行踪的消息,这是半点不能狡辩的,只得咬着下唇,道:“是。 ”“那你知道,我今天遇到谁了吗?”冰儿脸色开始有些白。 段绮云冷笑一声:“京城那么大,偶遇的可能性有多大?何况齐公子他还明显是有备而来。

”“琦儿你见到君瀚了?”何氏看向段绮云。 段绮云冷笑着看向瑟缩的冰儿,:“那就要问问你了。 ”冰儿埋首不语,眼珠子不住地转啊转,突然抬头冲着段绮云大叫,脸上瞬间布满泪珠:“奴婢看出齐公子与小姐多有龃龉,有心想要帮小姐与齐公子多有接触的机会,这才会偷偷将小姐的行踪告诉齐公子,原本是一番好意,可是……可是……”冰儿说到一半就哽咽地说不下去了。

“好孩子……”何氏见她那样,一颗心又软了,上前一步就要把她拉起来,却被段绮云一把拉住,她正要说话,却听段绮云悄悄伏在耳边轻声道:“母亲不用管,且看我的。 ”何氏诧异地看了看女儿,还是点了点头。

段绮云笑眯眯地走向冰儿:“如此说来冰儿你果然是忠心耿耿啊。

”“不敢……”冰儿擦着眼泪,不敢抬头看段绮云。 段绮云笑笑,拉起冰儿,仔细端详了下她:“真是忠心,心地又好,长得也还不错,我要赏你。

”冰儿摸不准段绮云的心思,不敢受赏。 段绮云却连声道:“要的要的。

”她装作想了会儿的样子,道:“我看冰儿你也不小了,不如就替你指一门婚事吧,我看……”“不!”冰儿突然大叫一声打断了段绮云的话,随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忙描补:“奴婢……奴婢要跟着小姐,一直侍候小姐……”“可我终归是要嫁人的啊。 ”段绮云无奈地看着她:“到时候你该怎么办。

”“那我自然也是要跟着小姐陪嫁过去的!”冰儿脱口而出。 这话听着也不算错,错的只是冰儿说这话时的神情,两眼泛出金灿灿的光。

果然,段绮云之前就猜到冰儿应该是想要被齐君瀚收房,这才为他收集消息,如今看来,确实是这样。 剩下的话不用再说了,何氏性子虽柔,但毕竟是后宅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要看出冰儿的小心思简直易如反掌。

果然,何氏脸色一沉,立马吩咐人堵住她的嘴丢去柴房。

齐君瀚可是她自小就替女儿定下的亲事,这样的乘龙快婿怎可被一个丫鬟惦记!何氏气得牙痒痒,竟直接就要吩咐下人将她直接打死!主母发话,众人立马倒吸了一口凉气,当即就有人颤颤巍巍地要上来拉冰儿,而刚刚还张牙舞爪的她已经被直接吓傻在了原地,连求饶都不会了。 段绮云忙拦住,道:“冰儿虽叛主,却也罪不至死,既然她想先去齐府,那不如母亲就先把她送过去吧。

”“绮儿?!”何氏惊诧,正要劝她,却见段绮云也正看着自己,眨了眨眼,脸上挂着奇异的笑。

何氏不知道女儿在想什么,可见她坚持也就依了她,摆了摆手叫人将冰儿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