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主人公是顾云慕希芸的小说 最后一个天师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2 编辑 :本站 / 2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主人公是顾云慕希芸的小说 最后一个天师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小子,你特么活腻味了?"雷龙怒目瞪着顾云,暗暗发力,却发现怎么也挣脱不开。 见到顾云敢站出来,慕希芸美眸之中闪过一丝惊讶。

他,他这是为了自己出手吗?慕希芸神色复杂,这在以前,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不过,想到顾云过去种种劣迹后,慕希芸的脸色很快又冷了下来,轻叹口气。 估计是自己想多了,他应该只是纨绔之气又犯了吧。 慕侯邦等人吓到了:"顾云,你干什么?只是让希芸喝杯酒而已,又不干嘛。

""是啊,希芸,你敬黑龙哥两杯酒,道个歉就完事了。 ""顾云,你找死别连累我们慕家。 "那吊儿郎当的青年呵斥道。 雷龙没急着动手,毕竟顾云姓顾,而顾家在云州树大根深,气道:"原来你就是顾家那个私生子,你刚才没听见吗?我是叶老板的人,你确定要跟我作对?""即便是你口中的叶老板敢在我面前放肆,我也照样教训,你又算的了什么?"顾云闲定的说道。

"顾云!"慕侯伟怒声呵斥。

"妈的,这小子肯定是想死了。

""死就死,别把我们拖下水啊!你还以为你是顾家大少爷,这里可不是云州!""你特么是**吗?"慕杰厉声叫骂,似乎忘记了被人拳打脚踢的耻辱。 雷龙接连冷笑,脸上露出毒辣之色,"看来你不仅是个窝囊废,还是个**,居然无知到了这种地步。

就算是你云州顾家家主亲临,也不敢如此轻视叶老板。 ""我说了,无论是什么叶老板,或者顾家,我要杀谁,谁都挡不住。

"顾云平静的说道。 "疯了,他绝对是疯了!"慕侯邦吓得狂咽唾沫。

慕希芸柳眉紧蹙,完全不相信这是那个废物未婚夫能说出来的话。 "简直是狂妄的无边无际,让他吃点苦头!"雷龙气的面色涨红,大声喝了一声。

身后三名跟班早就做好准备,挥舞拳头冲上来。

他们全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手,拳脚功夫极为不错,但在顾云的眼中却如同小孩子打拳一般。

顾云捏住雷龙的手腕使劲一拧,抬腿踹在他胸口,雷龙瞬间趴在地上,只听咔嚓一声,手腕骨直接破碎。

另外三名跟班同时冲过来,却被顾云三脚踹倒。 慕侯邦等慕家人都瞪大眼睛,长大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顾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打了?"我特别不喜欢动手动脚的男人。

"说着,顾云将雷龙的手按在桌面上,拿起一根刀叉,凝聚道气洞穿了他整个手掌。

雷龙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哀嚎,鲜血直流,疼的鼻涕眼泪齐流。 松开手,顾云也不看那些一脸错愕的慕家人,拉着慕希芸的手说:"希芸姐,我们回家吧!"雅间里的慕侯邦等人不停擦拭额头冷汗,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这个顾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呆了片刻后,慕侯邦回过神,一脸惶恐的把雷龙搀扶了起来,"这位雷龙大哥,是顾云那小子发疯对你动手,跟我慕家没半点关系,你和叶老板千万别误会。 ""老子知道是谁动的手,需要你提醒?"雷龙没好气呛了一句,一脚踹开慕侯邦,转身盯着顾云的背影,若有所思,"武者,那顾家私生子肯定是武者,否则不可能秒杀我三个手下,没想到这次踢到铁板了。 "直到被顾云拉出来,慕希芸反应过来,下意识看了眼被他抓住的纤纤玉手。

顾云犹豫了一下,松开她的手,笑道:"现在没事了。

"慕希芸直勾勾盯着他,隐隐担忧道:"那个雷龙是叶老板的人,你打伤他,叶老板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最好回云州避避风头!""不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如果叶老板想替他手下出头,我不介意给他点教训。

"顾云不以为然,满不在乎。

"你是不是嗑药了?"慕希芸忽然话锋一转。 以往常顾云缩头缩脑的样子,刚才却如有神助,连雷龙和他手下马仔都不是对手,甚至胆敢不把叶老板放在眼里。

除了嗑药上头,慕希芸实在想不到别的原因。 "没有,我已经戒掉了。

"顾云之前确实有嗑药的恶习,不过在重生后,他已经把体内的毒素完全排除,早没了瘾。 "戒掉了?"慕希芸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她知道,以毒素对人体神经强有力的侵蚀,唯有具备强大的恒心毅力才能慢慢戒掉。

顾云是有恒心毅力的人?慕希芸不信,打死都不信。

……后面几天,顾云除了吃饭,大多数时间,都呆在自己房间中修炼。 这倒是让慕希芸有些震惊。

以前的顾云夜不归宿可谓是家常便饭,现如今,居然能这么安分地待在屋里。 "他是不是痛改前非了?"马上,慕希芸就把自己这可笑的想法赶出了脑袋,自嘲的笑了笑。 前些天给了他两万块钱,肯定是龟缩在房间里嗑药,自己期待他能变好,真的是脑子坏掉了。

这天刚吃过早饭,慕希芸正准备去公司,被顾云叫住了:"希芸姐。

""有事?"慕希芸一套白色衬衣搭配着OL短裙,秀发高挽,整个人看起来干练又不失妩媚。

"希芸姐,可不可以给我一点钱?"顾云难以启齿道。

想他在蓬莱贵为道统天师,如今却要伸手向女人要钱。 果然。 又来了。 慕希芸心知肚明,顾云肯定把钱花光了,自己的毒瘾又发作了。

"顾云,我可以忍受你窝囊,忍受你在外面寻花问柳,忍受你赌博,但我无法忍受终日跟一个瘾君子同住屋檐下。 "慕希芸低声说道。

"什么瘾君子?我早就彻底摆脱了。

"顾云眉头一皱。

"别再骗我了,顾云,之前我才给了你两万生活费,这些天你也没出门,不是嗑药你把钱花哪儿了?"慕希芸激动的说道,语气中透着满满的无奈。 "算了,我自己想办法挣吧!"顾云根本没法解释,转身朝着房间走去。 尽管他现在修为不高,但是想要赚钱,是难不住他的。

"等等!"看着顾云的背影,慕希芸于心不忍,"我可以给你钱,不过你最好把毒戒掉,现在你能问我要钱,以后呢?难道问我要一辈子吗?"顾云一时间哑然。 这个女人,怎么就说不通呢!顾云无奈,只能撇撇嘴。

若是一般女人,他早懒得搭理了。

可惜,偏偏是慕希芸。 慕希芸虽然性格冰冷,却是前世他落魄时,极少给过他温暖的人之一。 好在,最终慕希芸还是给了顾云五万块钱。

顾云拿着钱打了辆出租车出门,印象中有一条庙街,在里面买了些鸡血、毛病、黄符纸回家。

庙街一些店铺都有卖符咒的,只是他看了一眼,压根儿就没任何道气,只能骗人求个心安理得。

关好卧室门,他把空白的黄符纸摊开,毛笔沾上鸡血,试着将道气注入血中,然后开始勾勒符文。 第一张勾勒完的时候,顾云脸颊上已经冒出了密密细细的汗。

刻画符咒看起来轻松,实则极为消耗道气和精力。

"失败了!"顾云唉声叹气道:"还是我现在境界太低,换做以前,轻松就能画出一张帝级符咒。

"整整一天时间,顾云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等慕希芸从公司回来,佣人李妈帮她接过挎包,还忧心忡忡道:"少爷买了一堆黄符纸,鸡血、毛笔,把自己关在房间,一天都没出来,是不是中邪了?"慕希芸换了一双拖鞋,皱了皱眉,这家伙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嗯,我过去看看。 "推开房门,只见满地都是黄符纸,桌上鸡血四溅,顾云正躺在床上发呆,一天的时间他才成功了三张符咒,并且累得筋疲力尽。 "希芸姐,回来了。 "顾云急忙坐直身子。 "你在干什么?"慕希芸狐疑看着房间里的狼藉一片。 顾云从桌上拿了一个折叠起来的符咒递给她说:"没事学了学怎么画符,这是我做的护身符,送给你的。

"慕希芸接过符咒,俏脸冰冷。 这家伙真的是无可救药了,居然学什么画符,想一想总比在外面嗑药鬼混,让自己成天被人笑话要强。

"晚上我要去参加一个酒会,你自己吃饭。 "慕希芸随手把护身符放在包里,扭头出了房门。

小说《最后一个天师》第五章:符咒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