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嫡女在上:殿下,请自重!

发布时间:2019-07-09 编辑 :本站 / 2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嫡女在上:殿下,请自重!

正文第十四章小伎俩[更新时间]2019-07-0821:43:39[字数]1349这点儿小伎俩,李长歌怎么会看不穿。   她长眸微眯,冷艳的面庞上忽然生出了一抹笑容,温和的向着皇帝说道,“既然妹妹想要献舞,长歌怎好意思拒绝,那边多谢妹妹关心了。 ”  皇帝略带赏识的看着她,点了点头,“那便依着长歌的意思,准备开始吧。

”  人群中嗤笑阵阵,都在小声嘀咕着,什么时候堂堂大小姐竟然沦落到了像是舞姬的地步,竟然还主动的要求上前献舞。   王怡的脸上青一块儿红一块儿,她咬着牙让自己静下心来,跟着乐师奏乐的声音摆动起自己的身体。 竟然是绿腰。 李长歌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响起,暗自吃了一惊。

  没想到这般高难度的舞蹈竟然还有人能跳,她放下手中的筷子望去,却是有些失望。   好在王怡个头比较矮,身子还算轻盈。   否则的话,看上去真的就会像是一个团子在不赢的晃动着,丝毫看不出来任何的典雅和娟秀。

  一舞完毕,她却是气喘吁吁,跪在地上谢恩。   皇帝笑意盈盈,“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还是要勤加练习,不能有辱这绿腰的名声才是。 ”  王怡面色通红,巧笑倩兮的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既然别人都已经对姐姐表达出了尊重,姐姐怎么着也要回应一下吧?”刚刚端起桌上的酒杯,李长歌就听到了身边传来的声音。   看上去就像是姐妹之间的交流一样,这声音却不大不小的让在场的人都能听得清楚明白。   周围一片喧哗,纷纷将目光投向这边。   李长歌的手顿了顿,就知道她没安好心,“妹妹想让我怎么做呢?”  “姐姐的身体不适,又加上方才她既然已经跳过舞蹈。 不如给大家展示一项别的才艺,好让大家感受一下将门虎女的才华,不知姐姐意下如何?”  她温软的声音让人听上去毫无反驳之力,殿内陷入了一片安静,气氛剑拔弩张。

  倘若自己现在不应下,那不就是正好合了她的心意,让人觉得自己只是个会打打杀杀的蛮女子?  李长歌却没有立刻回答,好一会儿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皇上,臣女想借用一把琵琶,不知可行否?”李长歌转过头,声音铿锵有力。 皇帝没想到她会应下,连忙吩咐小太监给她拿过一把琵琶。 因着李长歌腿脚不便,倒是也没有人难为她,一定要到中间去演奏。   曲子是大家都听过的十面埋伏,可是演奏的人不同,带给人的感觉也不同。   李长歌本就是重活一世的人,心境自然是多了一分坚韧,也多了一分凄凉。

  她想到的,全都是前世自己被人害死,甚至尸骨无存的画面。

  乐声中让人无端地生出了一种婉转回肠的感觉,热烈而又悲壮,温温凉凉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   琵琶的弦声丝丝缕缕,快的时候如同暴雨倾盆,缓和时又像是几个人在窃窃私语。   激烈之处甚至能让人感觉到嗜血的杀意,原本闭塞的毛孔忽然张开,无端的竟然能让人背后一阵湿意。   方才的那曲舞蹈相比之下就显得庸俗起来,美妙的旋律与空气融为一体,盘旋在宫殿的上空久久不可消散。

  拓跋沅的惊讶只是一瞬间,而后很快的反应过来,看来这李家大小姐,和传闻中的果然不一样。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味儿。

  这大小姐不愧是正经的将门之后,一举一动都是大家风范,丝毫不拖泥带水。

  相比之下,旁边那位小姐就被衬托的黯然失色,顿时高下立判。   不过是腿疾罢了,每个人都不完美,反正也不是就不能治好。   一时间每个人的心思迥异,各怀鬼胎。

  李长歌的音乐造诣极高,这是众人都未曾想到的事情。   在场的人沉溺在这样的乐声中无法自拔,李嫣歌却是面色铁青,咬牙切齿。 “我这曲《十面埋伏》,妹妹可还满意?”李长歌将琵琶交还给旁边的小太监,粲然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