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第一卷 261总裁的幼宠(42)成全他们的唯一条件

发布时间:2019-07-23 编辑 :本站 / 164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一卷 261总裁的幼宠(42)成全他们的唯一条件

关景之刚从餐厅出来,电话响起。

接通电话的同时身后传来高跟鞋击打地面发出的清脆声。

“景之。

”有个轻柔的‘女’声喊他,却不是来自电话,而是身后。 他回头,黑眸掠向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漂亮‘女’人,并没开口,而是倾听电话那端的人说着什么,之后垂眸,眉梢微拧芑。

一会挂了电话他才重新看向望着自己的漂亮‘女’人,冷峻的眉目没有一丝温情:“于影,我以为我刚才已经说得够清楚,我们没有可能。

”叫于影的‘女’人有些尴尬地浅浅一笑:“我知道,我追出来并不是打算对你死缠烂打,之前是关叔说你工作忙才没时间谈恋爱,让我等你几年,现在既然你和我说清楚我们没有可能,那我自然不会再把感情投入到你身上,只是我希望你不要怪关叔和我爸,他们也是太希望能结成亲家才那么努力撮合你我。 ”“还有别的事么?猬”于影又笑:“我们做不成恋人,做朋友应该没问题吧?”关景之略一沉‘吟’,别开眼转身。 “抱歉,我不擅‘交’际。 ”对自己有过感情的‘女’人不论她是否当真放下对自己的感情,只要他不喜欢,他都不会再给对方接近自己的机会,以绝后患。 于影望着他离开的俊‘挺’身姿,有些失望的苦笑鱼水沉欢。

当初就是被这个男人冷硬中透着的那种独特的魅力所慑住才会对他一见倾心,所以甘愿在他没有任何表示的情况下等他,没想到到头来却只得到一句‘我们没有可能’。

这么冷漠的男人,到底要遇到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他动情,变得温柔?耸耸肩,她掉头走向另一端。

————关景之把车开进医院的停车场,而宋碧菡的病房里,关父已经离开。 推‘门’而入,病房里静悄悄的,王阿姨并不在房里,而病‘床’上的小‘女’人闭着眼仿如熟睡。

关景之走进‘床’前望着她的睡颜站了会,正要转开眼时,目光触及她眼角悄然滑落的一颗泪水,他微微一怔,凝着她的眼角皱眉。

“我爸和你说了什么?”他问,知道她其实是醒着的。 果然宋碧菡在他开口后睁开眼来,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她望着他,神情满满委屈。

“他说你爱的是一个叫小影的‘女’人,而你们已经论及婚嫁。 ”关景之神‘色’不动:“就这些?”“……你中午在陪那个‘女’人吃饭,他有照片为证。

”而照片里的确是关景之和一个漂亮的‘女’人面对面坐在餐厅用餐。

“我中午是和于影一起吃饭。 ”关景之对这些供认不讳。

宋碧菡鼻头一酸,眼泪又落下来,扁紧嘴没再吭声。

关景之凝了她一会,拉过一把椅子坐下,随手从一旁立柜上的纸巾盒里扯了一把替她擦拭脸上的泪水。 “怎么考虑问题不用脑子?如果我和她真的已经论及婚嫁,又怎么会答应和你结婚?”宋碧菡轻咬了下‘唇’,问:“你爱她吗?”“你说呢?”“……”沉默了几秒,宋碧菡双臂环上他颈项搂住,额抵着他的肩窝低语:“其实我知道姑父来医院说那些都是为了离间你我的感情,我应该相信你。

可我看到你和那个‘女’人一起吃饭的照片就忍不住猜疑、嫉妒,因为你从来没说过爱我,所以我怕你爱的是别的‘女’人。

”关景之‘揉’了‘揉’她的发旋,低头在她额角上亲了一下。

“要我说多少次?我除了你没有别的‘女’人。

”“那你说爱我。

”她缠着他撒娇。

关景之却顾左右而言他:“医生说要保持好心情才对胎儿有利,你这样胡思‘乱’想很危险。 ”她不死心,含住他‘唇’瓣轻咬了一口。 “关景之,我要你说爱我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

”“你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攫住她的‘唇’反咬一口,拨开她的手臂起身。

“王阿姨做什么去了?”他问。

宋碧菡瞪着他不回。

“我晚上可能晚一点过来,你如果想保住孩子就不要给自己找不快。

”“……”见她仍在瞪自己,关景之像是有些无奈的叹息:“我已经和于影说清楚我和她不会有可能,你可满意?”宋碧菡一楞,紧绷的神‘色’舒展,轻哼了哼,嘴角微扬。

“我走了。 ”“等等。 ”宋碧菡说着把双手伸向他:“我想抱抱你。

”‘欲’转身的男人动作一顿,回头走来。

***********************************在医院住了十多天,宋碧菡终于听到医生松口说她可以出院回家卧‘床’安胎。

住院期间她被王阿姨和关景之看得死死的,既不能下‘床’活动也不能玩手机上网,每天都是吃了睡醒了吃,过着猪一样的生活,她都快要憋疯了。

下午卢亚宁来接她出院,因为关景之上午出差要后天才回来。 回公寓途中经过超市,她要下车采购东西,却被卢亚宁阻止。

“总裁吩咐他不在的期间你能活动的范围只局限于室内,手机可以用,但上网和看电视时间不能超过一小时。

”宋碧菡嘴角一‘抽’,哑言,心里却甜丝丝的。

他越是管她,她越欢喜,因为那证明他心里有她。

————晚上王阿姨听关景之吩咐要留下来照顾宋碧菡,却被她拒绝了。 一是公寓没有多余的卧室和‘床’,二是她不习惯晚上有陌生人在自己家走动,即使王阿姨已经和她相处了五年多,她仍是无法习惯。 王阿姨离开后宋碧菡在客厅里看了会电视,‘迷’‘迷’糊糊快睡着时座机铃声骤扬,响彻在寂静的夜空里,显得格外刺耳。

她心惊的一手捂住跳得剧烈的心脏位置,一手去拿话筒。

“碧菡?”迟疑的‘女’声传来。

宋碧菡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呼吸窒了一窒。

“姑姑。

”电话那端的关母在确定接电话的人是宋碧菡后发出一声长叹。 “碧菡,我知道不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离开景之,而景之也说了他要和你结婚,既然这样,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