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重生为凤,摄政王爷从了我

发布时间:2019-06-13 编辑 :本站 / 3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重生为凤,摄政王爷从了我

正文第六章又见渣男[更新时间]2019-03-1919:58:20[字数]2029何氏看着女儿严肃的面容,知道她是认真,扯着帕子沉思了会儿,终究还是不忍道:“你姨母她们过得也是极其不容易的,咱们能帮就帮着些,况且她们也真是无聊了才说要帮着我管些铺子,哪里就有那么多心思了。

”何氏心软面软段绮云自然清楚,也知道要直接打消了何氏的念头紧靠这几句话是不可能的,可她还是忍不住道:“母亲您就是太心软了,不光是对姨母,对下人也是一样,我来的时候再门口叫了半天门也没人应,院子门也没锁,进来了里面连个人影都没有,吓得我以为您出什么事了。

”何氏笑着戳了戳段绮云脑门儿:“这天儿这么热,你都知道要去阴凉处坐着,我看她们也辛苦,就都打发她们去休息了,我这里也没什么事,总要那么多人围着做什么。 ”“可不能连个守门的都没有吧,要是有别的人随意溜进来怎么办。 ”段绮云有些急了。 “这傻丫头,越说越不像了,这是在后院,能有谁能溜进来。

”“可……”段绮云话还没开口,就突然被一声娇滴滴的姨母打断。 一席淡粉衣裙翩跹而出,人还未到,话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出口了:“姨母,嘉儿来拿账本,您……”云嘉月突然闭了嘴,屋中只闻得珠帘噼啪的响声,她瞪大一双美目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坐着的人,段绮云!她怎么会在这里……段绮云一见便更加笃定了云嘉月之前果真是知道齐君瀚要迷晕她这件事的,这样的迫不及待,那两人怕是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吧。

冷笑一声,段绮云暗暗握紧掩在广袖下的拳头,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 何氏见到云嘉月脸色不好,忙拉过她的手关切道:“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别是中暑了吧。

”“没……没事……姨母我没事。 ”云嘉月强自笑笑,眼角却还是忍不住不断瞥向一脸闲适的段绮云,心中的疑云越来越大,分明是万无一失的事,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段绮云拉住何氏的手,装作不经意道:“许是表姐突然见到了我觉得有些诧异吧。 ”云嘉月一听,以为段绮云知道了什么,吓得慌忙摆手:“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我身子本就弱,暑热天气尽量不出门,表姐今天在母亲这里见到我觉得诧异也正常。

”“是啊,是啊。 ”云嘉月吓出了一头冷汗,连声附和看向段绮云,却见段绮云也在看她,一双眼似笑非笑,像只捕食的狐狸。

惊得她心头一懵,直接向何氏告了声罪就转身逃也似地跑了出去。 出门前恰好撞到前来送酸梅汤的红儿,汤汁淋得一身都是她也来不及擦,跌跌撞撞朝自己的院子跑去,活像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嘉儿今天是怎么了?”何氏诧异地望着云嘉月的背影,一瞥桌上,才发现她连账本都忘了拿,忙唤住要去再换一碗酸梅汤的红儿:“你先将这账本给表小姐送去。

”段绮云忙按住何氏的手,将账本稳稳地压在小几上,又暗暗给红儿使了个眼色叫她退下。 何氏还记得段绮云之前要自己小心云嘉月母女的事,以为她还是不放心,安抚道:“姐姐守寡可怜,嘉儿又一向是个孝顺懂事的,不过是接济一下,没事的。

”段绮云见此知道要立马让何氏警惕她们两人是不可能了,眼珠一转,立马摆出一副笑脸,拉着何氏的手甩啊甩,撒娇道:“是是是,表姐最好了,母亲都不疼我了。 ”“傻孩子,又说傻话了,母亲怎么会不疼你。 ”何氏笑着摇摇头。

“那母亲怎么只想教表姐管铺子上的事,都不教我。 ”段绮云装作生气的样子,赌气看向一边。 何氏一愣,打量着面前耍小脾气的女儿,这才突然反应过来原来不知不觉自己的女儿也这么大了,段绮云从小亲事就定下来,何氏从未再操心过她的婚事,所以竟有些忽略了女儿都是已经快要出嫁的大人了,这样一想,何氏不自觉鼻子一酸,拿帕子按了按眼角,拉过段绮云的手:“好好好,是母亲的错,母亲竟忘了我的琦儿也是该学这些的年纪了。 ”段绮云注意到何氏语音中带着些哽咽,正想开口询问,就听何氏又道:“这几个铺子原也适合小女孩儿家练手,你要是想学,母亲就先给你了。

”软语拳拳,满带爱意。

段绮云心中一暖,扑上去一把抱住母亲,:“母亲最好了。 ”“好好好。 ”何氏轻拍女儿的背,笑得开怀:“你表姐那里,我之后再挑几个给她就是了。 ”之后?段绮云心底冷笑一声,她能拦住一次就能拦住二次,云嘉月她还做白日梦呢。 她倒要看看,她还有没有以后。 事情了解了,段绮云和何氏又闲聊了好一会儿,她有意要何氏摆出规矩好好规束下府里的下人,可何氏性子绵软,只说下人也是人,不可过于严苛,竟是执意不肯动手,段绮云无法,只得暂时做罢,一面无奈,一面在心里默默宽慰自己,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从正院回到青宁轩已经是黄昏,橙红的夕阳撒在一院的桃树上,透过缝隙在地上留下星星点点的斑驳明光。

微风袭来,扫尽暑热,带来丝丝清凉。 段绮云撩了撩飞扬的耳发,眸色深得像平静无波的古井。

一天之内做了这么多事,都是她以前从未想过的,分明才过了一日,可生生死死,欺骗与真相,随着撕心裂肺的痛滚滚而去,放佛已过百年。

而她,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只能一直走下去,从今天开始,没有人再能保护自己,一切都要她自己去面对。 很难受吗?很难受的。 可这和前世那股撕心裂肺的痛,和如坠冰窟的绝望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段绮云轻笑一声,眼中映出摄人的光彩,右手随手一扔,一个粉彩色的影子从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跌落在桃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