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重生为凤,摄政王爷从了我

发布时间:2019-06-13 编辑 :本站 / 58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重生为凤,摄政王爷从了我

正文第七章被坑了[更新时间]2019-03-2021:06:17[字数]2041这是齐君瀚送她的,她一直爱若珍宝,视若希望的荷包,从今天开始,她不再依靠任何人。

走进屋内,小桌边竟趴着一个人影,她走上前去一看,正是睡着了的红芜,怀中还紧紧抱着一个白窑小碟,上面覆了一条雪白的手帕。 段绮云轻手轻脚地撩开手帕,里面竟是几块黄澄澄,码得整整齐齐的桂花糕。

这丫头……段绮云心中一暖,拈起一块尝了尝,立马就丢下了,好难吃——夏季哪儿来的桂花,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丫头真的就做出来了,应该是拿隔年的桂花粉做的,即使放了再多糖也还是透着一股苦味儿。

看着熟睡中的人,段绮云无奈地摇了摇头,早知道她这么较真就换一个了,换什么呢……第二日又是一大早,段绮云就抛下了红芜自己出了门,这次的名头换成了做枇杷糕,希望这丫头能做个好吃的出来。

其实今天没什么事,带上红芜也无妨,可昨天戏弄齐君瀚只是她突然想出的计策,仅仅靠这些就想报仇是肯定不行的,齐君瀚不是傻子,上了一次当又怎么会轻易再上第二次,她必须得想出一个完整的计划……正自想着,突然一道满含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段大小姐当真好手段。

”齐君瀚!他怎么在这里!段绮云一愣,立马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回过头去一看,齐君瀚一袭蓝色长衫,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角还擦破了好几块皮,隐隐可见血渍,平日的风流俊朗再不见了踪影,一脸阴郁,脸黑得能挤出水来。 看来不只是昨天在醉香楼被打,看这样子怕是昨天回了家又被打了一顿。 段绮云极力忍住笑意,见齐君瀚怒气冲冲又要开口,先一步泪眼婆娑地扑上去,一脸心疼道:“齐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成这样了?”“还不是你害的!”齐君瀚恶狠狠道,两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我……”段绮云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齐君瀚,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般噼噼啪啪掉得越发厉害,她掏出帕子捂着嘴哭得几乎泣不成声:“怎么就成了我的错了,我……”“好了好了。

”段绮云话还没说完,齐君瀚就打断了她的话,一把拉住她转身往僻静处去。 段绮云这才发现她不管不顾得一哭,本想借此将自己从这件事从择干净,竟无声无息引来许多看热闹的路人,全都对着齐君瀚指指点点。

她低埋着头跟着齐君瀚一路走,额发遮挡下的眼睛中闪出不可抑制的笑意。 齐君瀚心肠虽毒,却最重视面子,这样被路人指指点点,他更是觉得丢脸丢大了。 果不其然,两人好不容易来到一条小巷中,段绮云见齐君瀚的脸红得都快到耳根子了,一脸羞恼,要是他是女子,估计得当场哭出来。 “齐大哥……”段绮云一面忍着笑,一面面上装作悲戚状,拉着齐君瀚的袖子不撒手:“我昨日在醉香楼等了你一下午,你怎的不来,害得我昨晚回去差点被父亲骂。 ”“什么?!”齐君瀚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你是在哪里等我的。

”“风阁啊。 我不是叫冰儿告诉你在风阁等你么,你却爽约,害得我好苦……”段绮云越说越来劲,话语中带着满满地不满和埋怨,又开始抹眼泪。

透过帕子看向齐君瀚迷茫的脸,天知道她有多想笑!“不可能啊。

”齐君瀚想了会儿,终究还是否定了段绮云的话,他可以确定他记得很清楚,就是在花阁,怎么会莫名跑风阁的?“怎么不可能。

”段绮云急得要跳脚了:“分明说得好好的,我在那里坐了一下午都没见你的人。

齐大哥你……难道是本就不想见我么,你已经厌弃我了么?”齐君瀚见此连忙安慰,他的目的还没达成,何氏的财产还没拿到,他现在绝不能放开段绮云。

可齐君瀚本就不是蠢人,怎么可能就此就信了段绮云的话,想了会儿,突然道:“既然琦儿你昨天在风阁待了一下午,那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人或事。

”段绮云觉得她是真的有些佩服他了,竟然拿自己的丑事来做试探,要是她道看见了,两人相见岂不是尴尬至极。

光芒在眼底一闪而过,段绮云埋首哭哭啼啼道:“我一个人等在那里害怕,半步不敢出门,不过有一段时间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边说边投过帕子的缝隙瞄齐君瀚的脸色,见他面色还有些犹豫,又道:“昨日还有官兵来,齐大哥你不在,真是吓死绮儿了……”看着眼前越说越伤心的人儿,齐君瀚也不由得将信将疑,看样子段绮云确实是去了的,至于没见到估计真的是小丫鬟报错房间号了。

齐君瀚心底暗暗思索,却半点没想到段绮云是故意耍他的。

看着齐君瀚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段绮云知道他应该是信了,正想再随便补两句,就见他怒气冲冲按了按自己的肩,一脸怒意道:“应当是小丫鬟报错了房间号,昨日我才走错了房间门,委屈绮妹妹了。 ”“无事。 ”段绮云波光粼粼的眼神扫过他脸上的伤,故意急道:“不会齐大哥你脸上的伤就是昨日来的吧,你到底走错去了哪里?!”齐君瀚忙躲开段绮云抚过来的手,一脸的不自在,随便敷衍了几句,就逃也似地离开了。

一直到看不见他狼狈的背影,段绮云这才抑制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脸上哪里还有半点悲戚,这齐君瀚假装斯文吃瘪的模样,实在是看得她太爽了。

笑了好一会儿,段绮云方才缓过气来,理了理有些散乱的鬓角,继续往街上走去,没走两步恰巧看到醉香楼就在眼前,她心中一动,走了进去。 本来打算好好想想今后地出路,如今被齐君瀚一打断,心情竟好了许多,莫名想要犒赏一下自己。

还是二楼雅间花阁,接过跑堂手中的菜谱正想点菜,却见眼前黑影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