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第388章 口头交易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7 编辑 :本站 / 3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388章 口头交易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目前我最看重的还是4号官地,相信李生对这块地皮也很有兴趣吧?”叶景诚目视前方,没有与李嘉成有眼神交接,正是这样才显得他的淡定。 “是吗?你这么确定?”李嘉成托了托眼睛的边框,神情让人看不透的说道。

叶景诚一改刚才的淡定,转过头来盈盈笑道:“刚才还不是很确定,现在算是确定了。 ”被叶景诚如此试探,李嘉成内心的想法是一回事,表面却对叶景诚晃了晃手指,笑骂道:“你个小子,原来是在套我话。 ”“李生,你这样说就见外了,我哪里是在套你话,难道不是英雄所见略同?”叶景诚暗示道:“我猜这块地皮竞标的人数不会太多,不过也不是那么容易拿得下来。

李生你觉得出价2亿五千万,有没有可能将这块地皮拿下来?”“两亿五千万?”听到这串数字,李嘉成眼珠子一眯。 隐藏在镜片下的眼睛,遮掩了他此刻的睿智。

叶景诚想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他想拿出两亿五千万来争这一块地皮。

而李嘉成从霍健宁等人计算得来的数据,4号官地最适合的报价是两亿一千万。 这是在保证他有最大机会得标的前提下计算出来的,再高,就等于有不必要的投入。

而低了,这块地皮可能会拱手让人。 “叶生,这块地对我来说是志在必得。 ”李嘉成语气十分的肯定,又借意问道:“不知道你以哪间公司的名头去投标?”李嘉成志在必得的原因,就是他已经在观塘竞得好几块地皮,而这一块地皮尤为关键,因为它的位置跟他之前竞得的地皮,可以说是形成了首尾相连。 只要将这幅地皮拿下,他就可以整合开发一个工业城。

而不是单独一个工业园,或者是工业区。

而李嘉成这么问自然有他的道理,证府之所以每年都会举办投标会,为财政增加收入这一diǎn的确没错。 但并不是说叫价最高的竞投人就一定可以得标。 这个就是‘明标’竞投人要面临的最大问题,证府官员在对进行审核招标书的时候,除了留意竞投人的报价,还会对竞投人背后的公司的潜质作一个评估。 不是说这一块地皮到你手上,后面做什么证府都不会去干涉。

首先他们要确认的是你有足够的能力,对这块地皮进行商业性的开发。 其次是一份详细的计划书,最起码也要可以促进周边社区发展的。 否则竞投人出个高价买下地皮,然后直接将地皮搁置下来,又怎么去带动港岛的经济效益?这一diǎn也是李嘉诚最大的优势所在,说潜质,他名下的长江实业近几年发展蓬勃。 说资质,他是港岛首个收购老牌英资商行的华人,手中更持有和记黄埔224%的股权。 说能力,他在两年前已经从同辈大亨中排众而出。

绝对具备全了面开发一幅地皮的前提,如果在两名竞投人差不多价格的情况下,他绝对有被优先选择的权利。 反之,李嘉成虽然对叶景诚认知并算不深,但是他知道对方来港岛不到两年就够了。 两年的时间,无论叶景诚有多大的能力,财富或者可以累积到一定的程度,但是名下的公司方方面面的资质,都不可能超过任何一间上市的公司。

所以叶景诚就算出到最高价,中标的人也不一定是他,而李嘉成,他甚至出一个跟叶景诚差不多的数字,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这块地皮。

李嘉成唯一的犹豫,就是从在商言商的角度看这件事。 他不想因为不必要的竞争,导致要多支付好几千万的数额。

现在的李嘉成,还是后世那个掌握几千亿金钱帝国的首富。 纵使他手上已经有好几十亿的资产,但是资产多与少是一回事,主要是他可以拿出多少流动资金。

特别是他前一年花大力度收购和记黄埔的股份,然后公司一系列的新政策要执行。 几千万对现在的他而言,周转也不是那么容易,还可能影响到全盘的计划。 “我倒不是志在必得,不过我就看中一个证府的项目,不知道李生可不可以帮我参详一下?”叶景诚回避了李嘉成后面的问题,以哪家公司的名头进行投标。

倒不是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公司比不上对方的公司。 而是他名下‘潜龙’一系列的产业,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就宣告世人,因为这样将会为他迎来不少要解决的问题。 所以他写在招标书上的公司资料,只有价值三亿不到的青灯娱乐有限公司。

硬要分个资质排名的话,应该可以说是全场最低。

一间三亿资产的公司,可以拿得出多少流动资金?就算是五分一也不过六千万,连那五幅官地的一半底价都不到,凭什么去和其他人竞价?见到叶景诚有示弱和放松的口吻,李嘉成对他看中的项目也有了几分兴趣,问道:“是吗?不知道是哪一个项目?我想我们这一次不会再英雄所见略同了吧?”对于证府招标的几个项目,李嘉成也有看中的。

不过相比4号官地的重要性,这个项目倒不是势在必得,即使跟叶景诚看中同一个项目,他也可以视当前情况来一个成人之美。

叶景诚不再卖弄,干脆的说道:“我看中了九龙东区的项目……”“那条海底隧道?”李嘉成顿时陷入沉吟之中。

他没想到两个人的眼光,真的可以如出一辙。

他之所以看中这个项目,是为了解决工业城建成后的的交通问题,再者是细水流长的收益。

所以他很费解叶景诚是如何去了解,为什么会看中这个适合‘老人家’的项目,年轻人不是应该追求低成本高回报吗?“只要李生可以这个项目的人事上帮我一把,我愿意主动放弃4号官地的竞投。 ”叶景诚出价道。

李嘉成侧了侧脸,深沉说道:“你就不怕我反悔?”没想到叶景诚以一种和对方有着鲜明对比的态度,轻佻的进行反问道:“怕的,那李生你觉得我应不应该做一些防范措施?”两人再一次近距离的对视,彼此看不出个所以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