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亲情,不需要表达的爱

发布时间:2019-07-12 编辑 :本站 / 12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亲情,不需要表达的爱

那天下午,几乎是近黄昏的时候吧!我躺在藤椅上,闭着眼,以为这样就能得到份清静!  突然,那刚开通不久的外地号码竟然来电话了!还好,这个号码我记得,是姐姐!刚接通电话后她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买的是明天下午的火车票,你现在清好行李准备明天出发!来得太突然,真没想到我竟一下子将3个月的暑假给过完了。

这原本应该是件很能令我兴奋的事,可真正当事情发生时我却不知所措!顿时,我开始对家里的一切有些不舍!  一阵风吹过后我才从意境中走出来,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变得茫然起来!曾几何时,这里是多么的美丽,就像现在一样,可不久我就将离开这了!告别这里的一切,不为所想,不为所恋……真希望自己能够做到这份洒脱,然后就是挥挥衣袖,离开这座城市。   我仍然待在藤椅上,不过现在我早已再无心思躺下去了,就那样的坐在上面!  脑子里竟莫名奇妙的多了种忏悔的感觉,我这是要去忏悔什么呢?过去的3个月里我总是尽量的让自己待在家中,目的就是不让自己有太多的遗憾。 按道理讲我是不应该有这种想法的,可我仍想忏悔!忏悔我的今天,忏悔我的昨天,忏悔我过去的3个月里在这个城市里的日日夜夜……晚饭的时候,我将明天要走的事告诉了爷爷奶奶。 听到这后,他们的态度竟出奇的不同!一个是静静的躲在墙角里的竹椅上抽着闷烟,爷爷是在想事,这谁都可以看得出来;而奶奶呢,却在不停的唠叨我为什么要这么早走!我没有说话,只是学着爷爷那样想静静的……低着头,我满是不舍!  晚饭我最后还是没有吃,因为没胃口,其实我还是早上才吃了点东西的!  拖着步子,我上了楼,那是完全属于我的天地……傻坐在书桌前,眼睛无意识的盯着书桌上得某个角落!突然,我完全的懵了书桌上的自制烟灰盒怎么那么干净!  我以前几乎懒到了不去倒烟灰盒的境界,除非它完全的漫了出来!  不用想,烟灰盒是被爷爷弄干净的!若是在以前我一定会特别的担心,因为我一直在爷爷面前装做是不抽烟的好孩子,可是现在,似乎一切美好的形象都被破灭了。

然而我却并没有害怕什么。 想必爷爷也是知道的,近来一段时间我的心情一直就不怎么好,何况我还是这么大的人了呢!可笑,我竟自己为自己找理由让我不再心烦。   想多了总是会累的,我斜卧在床上,连鞋子也没脱,就这样我选择了用睡觉的方式来消磨我无尽的焦虑!  估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我才懒得记时间~这里的日子也不需要管那些事!  看了看窗外,漆黑一片。

整个楼下都是寂静的,除了偶尔能听到梧桐树叶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外,其他大概都是些琐碎的风声了!看来爷爷奶奶都已经睡了,而我也该下楼去冲个凉、吃个饭,然后的就是去踏实的睡觉了!  哪怕是深夜,可我仍怕把他们吵醒,那样的确是太不该了!我打开楼梯口灯的开关,顺着扶手我细细的摸下楼去……洗完澡后肚子差不多已经到了皮挨皮的境界了。 菜虽说谈不上丰盛,可至少那能填饱我的肚子,而这也是最重要的!  这时,堂屋旁边房间的门打开了。 是爷爷,他就站在门口,又顺手将门给轻轻的合上了!他没有做声,就这样看着我;我坐在桌前,嚼着米饭,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这种清净是我不喜欢的……您回房睡觉去吧,都这么晚了我稍微停了下手中的筷子,对着爷爷说到!  我算是打破了这种安静,这才发现原来头顶的电风扇晃得是那样的响,不过我之前并未察觉到它的存在,只因我的精力都没有放在上面!  还早,这早睡干嘛!爷爷的声音很小,可能并未让人听见!  再给你弄碗菜吧,之前你晚饭没吃所以就没有炒那多的菜。

现在这菜也凉了,热热吧!  不了,太麻烦了,这样吃就行!我边说边扒动了手中的筷子!  我没再做声,仍旧埋头吃着!  整个堂屋里就只有我和爷爷两人。 他仍旧站在门角,看我大口的吃着!我不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被人看,特别是这只有两人的环境。

我干脆再一次的打破这份安静吧!  爹爹,您睡吧!  呵,我又不困!  看得出来,爷爷是有话想和我说,可就是一直没有找到开口的机会罢了!他侧过身子,但仍是在看着我,不过这也比刚才要强许多,因为爷爷这是要进去了!  我扭过头看了看爷爷,似乎他整个眼里就只剩下了我!明天我就要走了,他这是舍不得我,想再多看我一会儿!(眼里突然变得模糊起来,那是泪水,可我不再是小孩了……强忍着,我硬是将眼泪给倒了回去!)我突然想起了爷爷总是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从幼儿园一直跟我到现在(从小我就是被爷爷奶奶抚养着,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 )在他的心中我就是一切,甚至是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  爷爷走进了门去,就剩下我一人在堂屋里了!电风扇仍旧在晃着,我却再无心思吃下去了!  将碗筷洗好后我就把它放在了桌子上!洗都洗了却从来没有想过再将它放进餐柜里!对于爷爷奶奶来讲,我能记得把碗筷洗掉就很不错了……走上楼去的时候却并没有之前那份小心了。

  我坐在书桌前,准备再写写东西,最近几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这时我听到了房外传来的脚步声,不用想,是爷爷!打从我搬到楼上住后就从来没有人进过我房里,而现在……我顿时慌了手脚,房里有太多东西不能让爷爷看到!可能是我习惯了没人会进来的这种意识,所以总喜欢将东西给乱扔!  我快速的用眼扫视了下周围的东西后就将书桌上的烟灰缸给放在了床底,正当我再准备把放在床上的与同学们一起照的相片藏起来时我的房门被打开了!爷爷走了进来,我向他打了声招呼。

我故装镇定,继续的写着东西。 他的步伐很轻,像是怕吵着我似的,可是其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