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第一百五十八章 周元的请求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7 编辑 :本站 / 6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一百五十八章 周元的请求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方郡守不再纠缠万香楼内的事物,带着王安与一棒衙役撤的飞快。

方郡守觉得有必要撤掉这些探子了,果然方家带出来的探子,也太不中用了些。 贤婿明明在操心七郡诗词交流大会,探子却说姑爷在万香楼狎妓,同行的还有一起剿匪的提辖大人周元。 这脏水泼的,差点让自己难堪,方如松觉得有必要大刀阔斧的整顿了。

……林宇对于岳父大人的突然造访,心中很慌,但表现的却足够淡定,演技也非常靠谱。 起码成功蒙蔽了岳父大人的眼睛。 学子士子们对风浩心存感激,毕竟他的那首诗化解了他们的危局,大概从明天起,城中就会流传他们一行人,在万香楼探讨诗词的时候,有一首经典的诗句与一首旋律迥异于过去的歌曲面世。 届时,万香楼火了,他们……也会跟着火,甚至往后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出万香楼,跟这些坠入红尘的姑娘,玩十八摸。 美其名曰学术交流。

就算家中有妻室的,也得乖乖交钱,让身为学子士子的丈夫去青楼狎妓,不……是去青楼交流学术。

咳咳!林宇想到这些学子士子日后的美妙人生,也是忍不住羡慕嫉妒恨。 但这种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他是时候离开了,正如岳父方如松的那句话:早些回家。 “家!”林宇低声喃喃道,或许这就是自己目前甘愿当赘婿的缘故吧。

穿越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个家,其实比什么都要好,哪怕这里面有利益的成分。 但,只要方家的人做的不是太过,一切都能好商量。 林宇跟诸位学子士子告辞,离开了万香楼,而周提辖也连忙跟了上来。

“林公子,你那首歌是灵儿姑娘写的,还是你……”周提辖追上了林宇,忙问道。 “你之前不是说了吗?我在你府上唱过,还是唱给方清雪听的。 ”林宇白了眼周提辖。

要不是这老男人替他解了围,他还真忍不住踹他几脚,这借口也编的太随心了。

自己唱情歌,干嘛要去你周府唱给方清雪听?吃饱了没事干不成?也幸好自己岳父大人是个缺根筋的宅男,脑袋转弯不够快,否则的话,水火棍已经夹到了他的头上。 周提辖不蠢,知道林宇的意思,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当时情急,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哪里顾得上那么多,话说你唱的那歌还真不错,教教我如何?”林宇上下打量了下周提辖,道:“你家小祖宗准你在外面沾花惹草?”周提辖身子一抖,如同泄气的皮球,叹了口气,道:“能别提这事吗?我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然后报应来了,生个儿子都骑到老子头上来了。 ”“哈哈。 ”林宇很没公德心的大笑了两声,单亲家庭的孩子,摊上了周元这种能将孩子宠上天的父亲,不骄横跋扈才怪。 “说真的,上次被你狮子大开口,啃去了四万两银子,真不打算教给我这首歌?”周提辖很好学,眼巴巴地看着林宇。 “你学来干什么?”“灵儿姑娘那边没戏了,除非你再编新歌给我,但想必你一时半会也编不出,我打算学会这首歌,去城西的孙小寡妇家,唱给她听……”周提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道:“你有所不知,上回我带着弟兄夜巡的时候,经过那孙小寡妇家,发现动静,以为是有贼人入室,然后……我从看到她第一眼起,就生出一种跟她过日子的心思……”林宇怪异地看了眼周提辖,道:“你偷看她洗澡了吧?”“咳~咳~”周提辖被自己口水呛到,怨念无比地看了眼林宇,道:“你小子年纪不大,思想怎的如此不纯洁?什么叫偷看洗澡?我那是抓贼不小心误看到的……”说着说着,周提辖便是心虚了起来,其实哪里有贼,是自己心里的那个贼入了孙寡妇的家了。

“成,离开麻阳郡的时候,你派人护送我的时候,顺便教给你……”林宇不介意给这个老男人机会,让他焕发人生的第二春。

“那感情好,周某就知道你小子仗义……”周提辖心满意足,但想起了一件事,他脸色便又难看了起来,低声喃喃道:“要是能还我四万两银子,就更仗义了……”“这银子我还没拿到手,你这眼神怎么像我欠你钱似的?”林宇不悦道。 周提辖连忙赔笑,挤眉弄眼地看着林宇,道:“怎么会,你看我这眼神,多么真诚。

”一个老男人在自己面前挤眉弄眼,林宇强忍着胃里的翻山倒海,连忙别过头去,道:“赶紧回去看好你家的小祖宗,他的思想工作没做好,歌唱的再感人,你要跟孙小寡妇好,估计没戏了。

”周提辖身子一抖,如醒醐灌顶,连忙朝着林宇拱拱手,道:“多谢林公子点拨,感激不尽~”周提辖摸了摸身上的银子,踏上了前往珍宝楼淘宝的路途。 林宇看着周提辖的背影,再想起周家那个十来岁就有小媳妇睡,还在书房研究房术的小祖宗,顿时觉得以后少干缺德事。

否则的话,周提辖就是榜样。 兜兜转转,一路上心事重重地林宇,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郡守府前。

这个家目前很大,比在方家还大,也许是因为姜灵儿的真情吐露,他不再想单纯的做个小屌丝了。 更想……拥有能够掌控一切的力量。

但这也只能想想了,起码目前是。 “姑爷好!”进入郡守府,看守大门的门将连忙行礼,郡守府新招的下人,也都知道自家姑爷是了不得的人物,日后要飞黄腾达的,所以态度好到近乎跪舔的程度。 林宇走到内院,脖子都点的有些酸胀,他现在严重怀疑方如松藏了不少私房钱。 否则,这请来的下人起码有三五十个,这吃喝住行加上工钱,一个月绝对是笔不小的开销。 “这老宅男,膨胀了啊……”林宇不禁有些发愁,摇了摇头,去了书房读书修行去了,顺便看看郡守府里留存的一些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