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第七百一十二章 身为人类的底线

发布时间:2019-07-22 编辑 :本站 / 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七百一十二章 身为人类的底线

一时之间,从楚歌灵魂深处绽放出来的金色利刃,将国师如黑色毒液般的灵魂,斩得七零八落。

然而,七零八落的黑色灵魂,又蠕动着拼凑到了一起,像是杀不死的蚯蚓般扭曲着,发出讥讽的诘问:“哦,是吗,强行夺取他人的身体,就是狼心狗肺的畜生?身为移魂者,堂而皇之霸占魂兽身体的你,也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面对国师的诘问,楚歌冷笑一声:“国师,你够了,别想用这样的诡辩来乱我心神,打击我的战斗意志。 “不错,我承认自己的确霸占了魂兽的身体,但魂兽只是动物,是浑浑噩噩的野兽,是毫无智慧的畜生。

“既然人类历经千万年进化,依旧被牢牢嵌在食物链中,即便身为食物链顶端的王者,亦受到自然法则的束缚,人类必须吞噬都其他生物才能生存,必须利用其他生物才能法则,这是自然之理,我既不否认,更没必要为此,背负半点可笑的负罪感。 “倘若是尚未觉醒智慧,更没有自由意志的动物,无论怎么利用都可以,最多给它个痛快,但拥有智慧和自由意志,清楚知道自己是谁的高等生命体,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我发誓,我所使用过的所有魂兽,都没有半点智慧和意志可言,甚至在胚胎阶段就经过了特殊的调制,大脑发育之初,就是为了承载人类的灵魂而准备,严格意义上说,他们根本不曾产生过‘灵魂’,只是一堆由细胞组成的血肉,和零件组成的工具,没有任何区别。

“而对那些觉醒了智慧,知道自己是谁,拥有自由意志和‘灵魂’的生灵,无论是人类、鼠族、深渊巨兽还是你,不管大家是敌是友,我都从未想过要扼杀你们的自由意志,吞噬你们的灵魂。 “我以为,这便是人性的底线,而且,我愿意竭尽所能,为这底线而战,绝不会让你的邪恶梦想得逞!”“说的真动听,倘若我现在有手的话,简直要忍不住为你鼓掌了。 ”国师冷冷道,“那么,病毒博士呢,他的邪恶实验,对于灵魂的恣意玩弄,岂非早就突破了人性的一切底线,他又有什么资格当人?”“我刚才说过,即便人类之中,亦有人面兽心,猪狗不如的衣冠禽兽,而天人组织,就是这些渣滓抱团取暖的集合体,无论病毒博士还是别的天人组织成员,他们都没资格以人类的身份活下去。

”楚歌道,“国师,倘若你的理想,就是成为病毒博士那样的人,我就更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你了!”“哈,哈哈,说得真好,天人组织都是病毒博士那样的疯子和恶魔,自然是不足以效仿的。 ”国师笑起来,灵魂四周缭绕着黑色的迷雾,显得愈发诡谲叵测,它神秘兮兮道,“那么,不知道深渊巨兽算不算是‘拥有智慧和自由意志的高等生命’,而一名地球联盟的正规军中校,又有没有资格,充当人类的典范呢?”楚歌微微一怔:“国师,你什么意思?”“没什么,只想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国师道,“你以为,乌正霆中校为什么要煞费周章将那头深渊巨兽的灵魂,骗到一头小白鼠的体内,再把这头小白鼠弄到灵山市的地底呢?”楚歌愣了一下,道:“军方不是想让这头深渊巨兽,亲眼见识到人类的博爱,鼠族的繁荣,以及人类和鼠族之间的合作,用这种方法,放松深渊巨兽的警惕,让它对人类文明拥有更深层次的认识,提升对我们的好感,进而成为我们的盟友,帮助我们一起捍卫海上生命线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国师忽然狂笑起来,灵魂都险些笑裂了,它从灵魂深处伸出无数触须,颤抖着指向楚歌,捧腹道,“你真是天真得可爱,楚歌,你真相信乌正霆中校的这番鬼话,相信地球军这样一个以杀戮为天职的组织,会煞费苦心去搞什么‘和平典范’,用这么复杂而不确定的方法,去博取一头怪兽的好感?”“这……”楚歌一时语塞。 国师这番话,无情撕裂了他心底的疑团,令乌正霆中校这番其实不难看破的谎言,变得斑斑驳驳,支离破碎。 “告诉你吧,真相根本不是乌正霆中校说的那样,什么‘友好访问’,‘和平典范’,‘希望和深渊巨兽缔结深厚友谊,以盟友的身份在大洋和深海并肩作战’。

”国师冷冷道,“真相其实很简单,从锁定深渊巨兽,并且发现它的智商不高,仅仅是个孩子的那一刻起,军方,没错,地球联盟那个热爱和平,崇尚正义,捍卫光明的军方,就决定消灭它的灵魂,夺取它的身体,把它彻底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 “换句话说,从一开始,你们的军方就想要‘夺舍’这头深渊巨兽,没错,和我正在做的事情,一模一样。 ”“什么!”楚歌心神大震。 “怎么,不相信么?虽然我没有证据,但只要你稍微仔细想一想,就应该知道,这才是唯一的正确答案。 ”国师冷笑道,“你们的军方,特别是乌正霆中校领导的乌鸦部队,原本就不是什么吃斋念佛的善男信女,更何况是遇到深渊巨兽这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家伙。 “与其小心翼翼和它接触,慢慢博取它的好感,和它谈妥各种条件,让它答应和军方合作,还要冒着有朝一日它因为种种原因翻脸的风险……无论怎么想,这都是一个完全不符合军方口味的方案。 “对于习惯了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快刀斩乱麻来解决问题的军方,他们不可能容忍这样一个超级不可控因素,时刻在自己眼皮底下和生命线上晃悠,消灭深渊巨兽的灵魂,夺取它的身体,根本就是军方的本能。 “正好,这头深渊巨兽虽然拥有独立的灵魂,但因为生长环境的缘故,智慧尚未发育成熟,还是一个天真无邪,非常好骗的孩子。 “于是,你们的军方一路把它引诱到了灵山市的外围海域,又花言巧语把它的灵魂骗到了一头小白鼠的体内,然后将这头小白鼠秘密送入灵山市地底,准备在这里重创它的灵魂,伺机夺取它的身体。 “换言之,在病毒博士秘密挖掘他的陷阱时,你们的军方也在鬼鬼祟祟挖掘他们的陷阱,只可惜,无论病毒博士还是军方,都是鼠目寸光的蠢货,最终都作茧自缚,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而已。 ”“……”楚歌无话可说。

虽然很想大声驳斥国师,但回忆乌正霆中校和自己阐述所谓真相时的表情,楚歌不得不遗憾地承认,或许国师版本的真相,才更接近扑朔迷离的事实。

“你相信了,是吧?”国师和楚歌的灵魂深深纠缠在一起,楚歌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脱它的感知。

感知到楚歌的犹豫,它既得意又猖狂地笑起来,“所以,收起你那套关于‘人性底线’的陈词滥调吧!如果说,理应代表人性底线的正规军人,都可以恣意侵犯甚至夺取其他智慧生命的灵魂,甚至设计欺骗一头智商相当于天真烂漫的小孩子的怪兽,那么所谓‘人性的底线’,究竟在哪里呢?“承认吧,人性的底线就是毫无底线,就是为了生存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从这个角度来衡量,乌正霆中校和病毒博士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地球联盟和天人组织也没有本质的区别,好人坏人,好狗坏狗,都是一样,我们都是为了生存而不择手段的野兽而已!“我丝毫不觉得自己比乌正霆中校邪恶多少,既然连他这种毫无底线的家伙,都可以成为地球军的中校,为人类文明而战的话,为什么我不可以,嗯,为什么我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