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第716章 信任和背叛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6 编辑 :本站 / 12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716章 信任和背叛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那艘运输舰不是星球表面工作的那种,而是更多的时候在宇宙中执行任务的小型运输舰。 在战舰与战舰之间运送货物,或者从星球表面将物资送到外太空的舰队。 没有能量防护罩的存在,这种长度在十二米左右的小型运输舰,除了舰首、两侧和后方的小口径激光炮以外,也几乎不具备多么强大的攻击能力。

它唯一的优点,就是结实。 虽然无法和侦察舰、突击舰相比,但运输舰采用的金属材料至少比具备能量护罩的穿梭机和太空战机坚硬。

然而这样一艘战舰,在芷寒无法控制的极端愤怒中,仿佛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巨手捏紧,舰体遽然收缩,大量的金属零件和外挂的仪器“哗啦”掉了一地。 清脆的响声,让云月的脸上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这个瞬间,云月才明白了,如果芷寒以刚才这一瞬间的心态和自己交手的话,至少在她的灵能没有消耗完之前,自己绝对会吃大亏。 心中叹了一声,云海本来转身就想离开,可看到血丝涌现在芷寒的清眸中时,他忍不住伸出手在少女的肩头拍了拍。 “你有没有被绝对信任的人背叛过?”芷寒艰难地扭过头,看向云海问道。

认真地想了想,云海摇了摇头。

惨然一笑,芷寒说道:“在这片星域,只有齐飞能理解我,正如我能理解他一样。

”“我们在很多事情上的看法不一样,我们也有各自的追求。 ”“无论我怎么恨他当年在逃走前,为什么不尝试看一眼离他不远的我以及我的父母,但其实我早已经原谅他了。 ”“我不喜欢他,因为他的心机太重。 ”“但我信任他,因为我没有选择,在这片星空,他就像是我的亲人一样。

”“但是他背叛了我,他辜负了我的信任。

”说到最后,芷寒的粉拳紧握了起来,以至于晶莹的手背上,青筋都冒了起来。

“什么意思啊?”云月有些摸不清状况,迷惑地问道。 “在他救出了我之后,我们有过几天的接触。

在我选择最终去银龙帝国时,齐飞将这个人工智能超脑递给了我。

”“我没有拒绝,毕竟这个东西在我们的星球,是必不可不的存在,更何况那时的我,还要面对一个未知的文明,哪怕它也是人类文明,而且还是低等文明。 ”“然而我没想到,齐飞动过了手脚。

”“我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交流过的情况下,齐飞好像都清楚我的举动。

”“他,一直在通过这块被他改装过的智能超脑,在监视我。

”说到这里,芷寒的眼圈微微有些泛红。 显然,这个残酷的事实,对她的打击特别的严重。 这一点,云海其实也能理解。

陌生的星域,唯一的族人。 一个多愁善感的少女,哪怕她拥有变态的审美观,但她还只是个少女。

唯一可以信任的族人,原来从一开始就背叛了她。 这样的打击,对芷寒而言虽然不是致命的,但绝对是一次重创。

“会不会是你想多了……”或许是想起芷寒一次次陪自己对练,难得发善心的云月学着云海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齐飞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窝着呢,他还能控制你的超脑?”“在我们到达特罗伊星球前,我的人工智能超脑接收到了一个讯息,我先前以为只是它捕捉到的舰队的信号,再加上那只是一串乱码,所以也没注意。

”咬紧牙关,芷寒停顿了片刻,这才沉声说道:“显然,具备一定科学素养且动手能力超强的齐飞,在我的超脑中运过手脚,而刚才那组乱码似的信息,激活了某个暗门,所以超脑连最基本的充能都无法完成。 ”听她这么说,云月也只能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同情。 “有没有可能修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云海轻声问道。

摇了摇头,芷寒低头应道:“我把能试的方法都试了,刚才无法解决,也就代表着我根本没有办法解决。 ”“没事,就算你没有出现,或者没有你的存在,这场仗,该打还是得打。 ”云海微笑说了说,随即转身走开了。 “走吧!”云月兴奋地跟了上去,看到芷寒没有动身,不禁回头奇怪地招呼了一声。 脸上闪过一丝决绝的表情,芷寒突然伸出手冲腕表做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随即转身朝云月跟了上去。

在她的身后,那块人工智能超脑仿佛感觉到了毁灭的气息,开始剧烈地震颤起来。

颤抖,只持续了数秒。 当芷寒和云月踏出大门时,后者还有些舍不得地回头去看时,那块腕表在闪过几道细小的能量火花后,“砰”地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你还真下得去手?”走在昏暗的地下通道中,云月一脸惋惜的表情。 “如果我还带着它,齐飞就可以在任何地方看到我们的一举一动,清楚地听到我们每一句对话,你觉得我还能带着它吗?”芷寒淡淡应道。 “毁掉,一定要毁掉!”云月立马换上了一脸决绝的表情。 嘴角牵引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芷寒的脚步越来越快。

每一个人工智能超脑,都有一段冰冷的程序,都有一个灵动的拟真体。

这么多年,很多话都不能对外人说的芷寒,如果没有那段冰冷的程序或者说灵动的拟真体陪她交流的话,她的日子可能更难熬。 如果说芷寒一直将齐飞当成了一个可以信任的哥哥,那么她就把那段程序当成了自己的弟弟、妹妹甚至是孩子。 然而现在被逼的不得不亲手扼杀自己的孩子,表面看上去没有什么的芷寒,心中却是无比的刺痛。 顺着被齐飞上次几乎彻底毁灭的地下储物中心大门中走出来,看见云海站在不远处仰头看着昏暗的天穹,芷寒和云月走了过去。

“老大,该怎么打?什么时候动手?”云月用充满了期待的语气问道。 “齐飞,就交给我吧。

”与此同时,芷寒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