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乐队的夏天》:他们如此真实,所以我会为之流泪

发布时间:2019-08-07 编辑 :本站 / 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乐队的夏天》:他们如此真实,所以我会为之流泪

  最初为节目取名《乐队的夏天》的时候,马东还被同行嘲笑过,“你确定真的是夏天?”  8月3日晚,爱奇艺播出了《乐队的夏天》的第11期,也就是总决赛,hot5乐队诞生,节目在豆瓣上的评分从分飙升到分,微博热搜阅读量单条最高超过亿……一切的数据都证明,《乐队的夏天》真正点燃了这个夏天。   《乐队的夏天》并不是第一个把小众艺术形态摆上台面的音乐节目,摇滚与嘻哈、街舞一样,走入了大家的视野。   但是与其他音乐节目不同的是,真实的表达与展示,以及直抵人心的情感共鸣,构成了《乐队的夏天》成功的最重要的元素。

  虽然下周还有第12期的乐队与嘉宾大联欢,不过对于很多乐迷而言,那就是一场线上的音乐节,《乐队的夏天》已经完结了。

  张亚东的泪、彭裤子的跪  这些都是真的  节目开播前,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曾经说:“我们开始都觉得,这个节目肯定不行,这些乐队平均岁数都35岁以上,你让他们这些中年人来干什么?来丢人吗?”  节目播出大半后,彭磊改口了:“我后来发现,来的乐队都很真实,还有很多新的风格出现,所以觉得这个节目可以带着乐队走向未来,甚至进入黄金时代。

”  真实的一个侧面,是包容。   跟其他音乐类综艺不同,《乐队的夏天》很罕见地没有设置评判性的“导师”席位,而是把投票权交给嘉宾、专业乐迷和现场观众,唯一的评判标准就是“是否喜欢这个乐队的音乐”。   演播室里的“超级乐迷”嘉宾,没有生杀大权,也不会喋喋不休,只是和其他乐迷一样,观看表演、与乐队交流。

  这种“综艺感”的营造,更纯粹,也更能让人认真地去感受音乐,正如马东所说的,“欣赏比评判更重要。 ”  而对乐队风格的包容,则最大程度地照顾了观众的审美喜好。   在这31支乐队中,不仅有像面孔那样成立已有30年的老牌乐队,也有像盘尼西林那样怼天怼地的新锐乐队,他们涵盖了不同的音乐风格,包括摇滚、民谣、朋克、金属、雷鬼、电子、放克等等,都可以在舞台上尽情展示。   而像巧妙结合客家方言的九连真人,唱着陕西方言嘻哈的黑撒乐队,他们接地气的音乐表达方式,无形中让节目又跟普罗大众拉近了距离。

  在模式化、套路化、剧本化愈演愈烈的综艺界,《乐队的夏天》的另一种真实感,来自随时来袭的真情流露。

  当盘尼西林唱起朴树的《NewBoy》,张亚东流泪哽咽的镜头,一度让许多人动容。 这绝非节目组可以安排的情节,而是张亚东怀念起当年两人为音乐梦想拼搏的时光,瞬间流露的真情。

  而像子健、徐飚等泪腺发达的乐手,更是几乎每场必哭,这些在摇滚圈摸爬滚打的硬汉,绝非是配合节目组的捧哏,他们确实是被现场的音乐所打动,像极了电视机前一张又一张扯着纸巾的我们。   因为真实,《乐队的夏天》反倒不用像很多综艺那样苦心孤诣营造话题,这个节目相关的每一波流量、每一次话题,都是跟着音乐本身走的。

有时候,一首歌就能引发好几次热搜。

  截至目前为止,像新裤子乐队,已经先后七次上了热搜,总阅读量达到了亿。

之前他们演了这么多年音乐节,硬是一次热搜都没上过。

  像痛仰改编王菲的《我愿意》,九连真人改编李宗盛的《凡人歌》,也先后在微博上引发持久的口水战,但这些流量都是基于音乐本身的,比炒绯闻等来得高明。   名气有了、出场费也涨了  这些也都是真的  对观众而言,《乐队的夏天》带来的是一场音乐狂欢与精神盛宴。

  无论是“60后”老牌文艺青年,还是“00后”的摇滚迷,都能在节目中找到自己喜欢的“宝藏乐团”,年轻人每一期都跟着燃爆,中年人则在音符中找到青春的记忆。

  乐队的现场表演如夏日的火热,观众的激情被唤醒。 乐队们带来的,是发光的自信,是年轻的心态,是对生活的热情,是对“真”的坚持,是对理想主义的执著。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档能真真切切从线上到线下,反映乐队这个群体的状态,甚至能够给千千万万乐队带来改变命运机会的真人秀节目。   在经历了乐队的夏天以后,面孔乐队的出场费已经从五位数变成了六位数,请不起了。   这其实都不是什么秘密。 Click#15的成员直接在节目里就说了,自己身价涨了3倍,另外,新裤子也涨了2倍。   更多的演出也纷至沓来,就拿杭州来说,皇后皮箱半个月前刚来Mao演出过,一票难求;月16日杭州站,也已经卖得差不多了;盘尼西林还没开票,但巡演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一场爆红的乐队综艺,对杭州那些乐队来说,也无异于一剂强心针。

我们开始谈论乐队,关心歌手,他们开始走进我们的生活。

  杭州旋律金属乐队Direwolf队长马至凯告诉记者,乐夏带来的变化是明显可见的,“可能之前是一个来问你,现在就会有10个人来问你乐队的事”。

  在他看来,尽管这10个人可能都不知道旋律金属是什么,但有人来问,总好过无人问津。

  另外一支杭州的乐队21更是其中的幸运儿,6月份的时候,森马品牌看到乐夏大热,就想找素人乐队拍一组广告,他们因此拿到了4K的广告费。   之前不久,乐队又拍了一组广告,虽然不能透露是什么广告,但成员们坦言,也是因为这个节目的爆红而带来的。

  更多的年轻乐队表示,市场的改变可能还没那么明显,但一切都在变好。   他们分享了最近和未来的几场音乐节海报,随着《乐队的夏天》的播出,音乐节开始“百花齐放”,有时候一周能挤着好几场,知名的不知名的,大家都来凑个热闹。

  更多的杭州乐队,则开始为参加明年的《乐队的夏天》而蓄力——像Direwolf乐队,下半年停了商演,专心做新作品;RedNosebass乐队敲定了新成员,接下来也是新歌。

  对他们来说,成名在望需要的时机已经有了,剩下的,就是自己能以多大的力去抓住这个机会。

(陈宇浩)(责编:刘婧婷、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