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我家可能有一位绝代大神在线阅读 第1章:断指赘婿 (收藏评论哦)

发布时间:2019-09-10 编辑 :本站 / 3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我家可能有一位绝代大神在线阅读 第1章:断指赘婿 (收藏评论哦)

||||--第1章:断指赘婿(收藏评论哦)“外面什么声音?”凌晨五点多,楚河在门卫室里看向了昏暗的停车场,脸上露出了疑惑神色。 这里可是仁心医院的后门,专门停放一些报废救护车辆,哪里传来呜呜的奇怪声音?“不会是遭小偷了吧?新来的那群实习生老说丢东西,你快去看看。 ”张大爷摁灭了烟头,还塞过来了一根电棍,继续道:“小心点,右手握不稳就用左手!”楚河一阵苦笑,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掌,拇指和食指早就已经断去了,那两处伤疤狰狞又可怕。

如果不是因为断了两指,他或许不会沦落到当个小门卫维持生计,更不会沦为田家的倒插门!“好!我去瞧一眼!”楚河拿着手电筒就往里面走去,这个时间正是天空准备蒙蒙亮的时候,看哪里都觉可疑。 但这种古怪的声音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难道是自己的那个家族来人了?走了两分钟,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模糊身影,一动不动。

“是谁?鬼鬼祟祟的!”楚河用手电筒照过去,隐约看见是一位唐装老者。

“少爷!七年不见了,您可好?”忽然,唐装老者沙哑地开口了。 楚河瞳孔猛的一缩,手中电棍也慢慢地颤抖起来。

“别叫我少爷!我和楚家早就没有半点关系!”“少爷何必为难老奴呢?明天九月初九重阳节就是少爷生日,又是七年期限,少爷一定要小心家族!”唐装老者深深弯腰。 “小心?怎么小心?”楚河将电棍猛的一下扔到了地上,发出了刺耳的响声,他举起了右掌,露出了那仅剩下的三只手指。 “我七岁那年,家族斩我拇指!我十四岁那年,家族斩我食指!怎么?今晚又要过来斩我的中指了吗?来啊!”“这次不一样!楚家发生了大事,绝对不是斩中指那么简单,极可能波及少爷您的性命……”唐装老者似乎也是有些激动,声音也压低了几分,说道:“今晚十二点,如果你看见一个白发老头捧着一个白色盒子来找你,你可以问他是要的手指还是要你的血!如果你看见他捧着一个黄色的盒子,你什么也别说,在他打开盒子之前你就直接挖一只眼珠子给他!如果你看见他手上捧着的是一个黑色的盒子,你什么都不管,不要问,更不要等他打开盒子,你一定要跑!拼命的跑,别回头!否则,不仅仅是会没命,还会连累田家,就连田亦初那个丫头也会被连累……”楚河全身颤抖,咬牙道:“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滚!我不管家族要干什么,田亦初是我的妻子,要是胆敢动她——我就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唉,想不到少爷你竟然还当了田家的上门女婿,家族怎么会同意?那个田亦初丫头能够经受得住家族的考验吗?如果……”唐装老者说到这里突然就停住了,他朝远处的废弃车辆看了一眼,那边正有人声传了过来。

“有人来了。 少爷,要是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我!保重!”唐装老者说完就慢慢地往后退去,出门上车后就离开了。 楚河内心一阵的汹涌澎湃,这一次家族是要杀了他吗?只希望不要牵连到田亦初才好!这个时候,前面的传来的人声更加大了,隐约可以听见是一个痛哭的女声和愤怒的男子声音。 楚河眉头一皱,将地上的电棍拿了起来,就大步往前面走去。 才没有走多远,突然就看见了一个身躯高大的眼镜男子拉着一个女生要上一辆报废的救护车上。

女生年纪很小,穿着粉色的睡衣,露出了长长的白腿,那娇美的脸庞上全是哀求神色,眼泪一直流个不停。

“田主任,不要这样,我要回宿舍了。

”“哼,你他妈的还给老子装清纯,要我用强的是吗?平日里一口一个‘皓哥’的叫,还那么嗲,叫得老子心都痒痒的了,现在还不乐意了?穿那么少分明就是想勾引老子!”楚河一下就认出来这男的正是田皓,女生则是新来的实习生,叫苏陌。

平日里,田皓就是一副高人一等的傲慢姿态,又仗着整个田家都疼着他,做事可谓是横行无忌,常常都会听说他对一些新来的女实习生动手动脚的,想不到现在如此的出格。

“住手!田皓,你干什么?”楚河大喝一声。 “谁?出来!”田皓吓了一跳,但随即就看清了:“死废物!你敢来坏老子的好事?滚——”苏陌发狂地冲了过来,叫道:“救我,我是亦初姐的表妹啊……”“田皓——你要再乱来我就报警了!”楚河将那苏陌护在身后,鼻子闻到了她一身的酒气。 苏陌躲在后面,颤抖地说道:“救救我,表姐夫!他说要跟谈实习生转正的事,谁知道是逼我喝酒,我躲卫生间里,他就踹破了门——田主任,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放过我吧!”“死贱货,你还想说出去?”田皓说着就大步走了上来,喝道:“楚河,你个废物吃我田家的用我田家的,你就是我田家的一条狗?滚去后面替老子把风,滚!”“田皓,你还想来强硬的?你要身败名裂就尽管过来!”楚河毫不退让。 “你还敢要挟我!老子打死你!”田皓几步冲上来,凌空就是一脚踢出。

田皓身材高大,还在散打的俱乐部里也炼了两年,这一脚直接就将楚河踢翻在地。 “死废物,就你这看门狗还敢对我乱吠!”楚河心中又是悲愤又是难受,想要爬起来拼命又被两脚踢翻。

“田主任,不要打了!”苏陌也冲了过来。 田皓一手就揪住了苏陌长发,狠狠地扇了两个耳光,将苏陌都给打懵了,骂道:“死贱人,看清现实了吗?你还想靠这个废物来救你?”楚河趁此空挡在地上一滚,上去直接死死地勒住田皓的脖子,对苏陌叫道:“快跑,去叫人!”苏陌也是真的怕了,挣脱之后一边哭着一边拼命地逃走,头也不回。 楚河还来不及庆幸就被田皓一个过肩摔,狠狠地砸落在地上,眼前一黒直接就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楚河只觉得全身裂痛,心中更是万千辛酸!如果他没有被斩去拇指、食指,以他当初的天分,哪怕是田皓再学三十年散打也不可能碰到他。 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当他疲惫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

四周围站着不少人,而中间婷婷立着一个娇美倩影,她长发垂落,绝艳的脸孔带着几分冰冷,是那种让人看上一眼就会惊艳的脸庞,但她右眼角上还有一道伤疤,倒是突兀地吓退不少人。

楚河一下清醒了几分,眼前这位正是他那有名无分的老婆——田亦初。 他刚想开口叫一声,又发现站立在田亦初身边的正是田皓的父亲——田有为。

田有为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这间仁心医院的副院长。

他的出现,必定就意味着事情十分严重了!“醒了醒了,楚河醒来了!”众人顿时一阵的骚乱。

楚河开口问道:“苏陌呢?她怎么样了?”“一醒来就问她的情况,怎么?你很紧张吗?还是很害怕?”田有为突然沉声说道。

“副院长,今天早上田皓一身酒气,强行拉着苏陌要上车企图不轨,他还出手打人……”楚河从病床上坐了起来,这事他绝对不能够隐瞒,大不了一拍两散。 这话一出,四周的声音竟然一下安静了下来。 田亦初则是秀眉一皱,那红润的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田有为沉声道:“去,将他们两个叫进来——”没一会,田皓和苏陌一起走进来了。 那苏陌显然是心有余悸,眼睛通红,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楚河一眼,显得十分的可怜。 田皓脸色也有些苍白,也是低着头一声不吭地站在苏陌的旁边。

田有为正色说道:“苏陌——整件事究竟是怎么样的?你大胆说出来,不管是上门侄女婿,还是我儿子,我都绝不会徇私!究竟谁对你行为不轨?”听了这话,楚河心头莫名地一颤,直直地看着苏陌。

“昨晚上,田皓哥和我一起……一起讨论,为了庆祝转正,我就喝了几杯,后来有些难受,我就出去外面吹吹风……”苏陌战战兢兢地说着,慢慢抬起头看向楚河,目光躲闪,低声道:“谁知道遇到了巡逻门卫楚河,他兽性大发冲上来就撕开我的衣服,如果不是田皓哥及时赶到救了我,我好害怕……呜呜呜。

”楚河脑袋轰鸣一声,说不出半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