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欧阳山在《高干大》中描写郝四儿跳神场面

发布时间:2019-06-05 编辑 :本站 / 58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欧阳山在《高干大》中描写郝四儿跳神场面

(跳神)郝四儿先叫王家把李向华开的药,抓来了正在煎着,还没有吃下去的,一起都倒在山坡下,然后打着赤膊,打着赤脚,腰间系上红围裙,头上戴了红头巾,头巾外面用柳条绑住,有时摇着小铜铃,有时摇起三山刀,在窑里跳着叫着。 他的眼睛半开半闭,嘴里不断吹着气,又咿咿呀呀地胡联一顿,谁也不知道他说些什么。 他的两脚摆成八字形地在地上顿着,围绕着香案跌跌撞撞地走,浑身抖颤着,象喝醉了烧洒,又象他正在打摆子。

香案上供着药王灵官之类的神主牌位,在一个装米的升子里面装满了小米,小米上面插着香,也插着那些黄表剪成的纸条儿,此外,香案上还放着许多零七八碎的什物,和一根很粗的,用柳条七根拧在一起编成的鞭子。 跳了约莫两袋烟工夫,郝四儿就说鬼正缠在这女人身上,拿起柳条鞭子向病人周身遭打。 一面打一面威吓那血腥鬼:“你说!你是谁?你是什么恶鬼,你说!”那女人一面哭一面哀求:“哎哟,不要打了,疼死了,哎哟,是我,你把我打死了!是我……”“快说,你是谁?你敢装假?打死你!”那巫神一面吹喝,又抽了两三鞭。 抽了二三十鞭,白氏实在忍不住痛,就胡乱诌说:“是我。

是王四子死去的兄弟媳妇;王五小的婆姨。

”这以后,郝四儿又叫白氏在黄表上把鬼的相貌画出来。 白氏怕打,就拿起墨笔在黄表上画符似地乱画一阵,画得烟不是烟,云不是云,人不象人,鬼不象鬼。

郝四儿得到了这些胜利,就用加了清油的扫帚在窑里上下左右乱烧一通,又在病人面前大放爆竹,最后将罗家十几个饭碗装满柴灰,一个个从门口撂出去打得粉碎,说是这样子可以把鬼赶走。 (欧阳山:《高干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