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第719章 摧枯拉朽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6 编辑 :本站 / 200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第719章 摧枯拉朽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所有的恒星系边缘地带,都有一个极其空旷、冷寂的世界。 这里,就是恒星系的边界。

这里空旷无垠,炽烈的恒星光热辐射对这片星空的影响,微乎其微。 这里同时又热闹无比,从数公里到上千公里的冰封物体,遍布在整片空间。 恒星系内的彗星,大多都是从这些边缘地带而来的。

这些物质的形成,却是和行星的形成是一个理论。 不过再多的冰封物质,因为没有生命体的存在,所以显得格外的荒寂。 然而此时此刻,这片寒冷而空旷的星空,它的平静,再一次被打破了。

一个个或大或小的身躯,无视冰冷的宇宙空间,急速地朝着运输舰队飞了过来。

而更多的黑影,从那些仍旧受到奥尔恒星引力束缚的冰封物质后闪现了出来。

不知道几千几万只,虽然这些黑影有大有小,但它们的数量,远远超过了运输舰队的飞船数量。 “打,快给我打!”极致的恐惧,并没有让德斯奇尔完全失去理智,他拿起手边的一个文件夹就狠狠砸向了不远处火力控制平台的操作员。

文件夹尖锐的边角在操作员额头上划出了一个血洞,突如其来的打击和刺痛,让那个手脚冰凉不知所撒的操作员清醒过来,连忙激活了火力控制网。

偌大的运输船上,数百上千个由智脑控制的自动武器开始了仓皇的反击。

更多的都是激光武器,粒子光炮只占了五分之一不到。 一道道充满了毁灭气息的光柱刺透了这令人窒息的黑暗,直朝那些迅速逼近的黑影射了过去。

一块直径在一公里左右的冰封物质,在瞬间被三道光柱贯穿后,完全汽化消失。 还有一块直径超过了上百公里的冰封物质,在数道光柱猛烈的刺过后,无声地溃散开来,变成了更多大大小小的冰封物质,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围绕着遥远的奥尔恒星旋转起来。 同时被击中的,还有数十上百个黑影。 毕竟开火的,不仅仅只是那一艘大型运输舰。

大大小小一共六百多艘运输舰,同时发动了攻击。

就算运输舰火力输出远不及战舰,这一瞬间,它们密集的攻击,仍旧是壮观、犀利且恐怖的。 然而只发出了一轮攻击。

在智脑疯狂的计算中,当运输舰上数量不多的武器装置再一次尝试锁定那些鬼魅似的影子时,那些越来越接近也愈来愈大的黑影已经迎着运输舰队冲到了近前。 “哗……”随着一根粗壮的黑色尾骨狠狠地抽打在运输舰首的瞭望窗上,即便那些工作人员反应敏捷尝试关上窗外的复合金属挡板,却仍旧还是慢了几分。

那粗壮的尾骨,带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巨力,直接就将正在合拢的复合金属挡板抽得陷了下来。

坚硬的钢璃,更是承受不住巨力的侵袭,“哗”然碎裂开来。 钢璃后的主控室,瞬间就沉寂了下来。 根本没有给一群迫不及待想要顺着舰首裂洞中挤进去的信使异形机会,恐怖的低温涌进了主控室内,那些恐惧、惊惶的人们瞬间,就会彻底地冰结。 仍旧保持着前一秒的动作,脸上仍旧凝滞着刹那间的极致恐惧。 主控舱内至少三十多个工作人员,全部在瞬间就变成了冰雕。

仿佛不知道这些,那粗壮的尾骨所属的禁卫异形——巨大的青蟒异形用略显矮小的前肢抓住了舰首的裂洞。 剧烈震颤的运输船,那足以抵挡普通粒子光炮轰击的金属外壳,竟是生生被它撕出了一个巨洞。 平滑的颅骨探了进去,青蟒异形在短暂的凝滞后,那巨吻大张顿时疯狂地在主控室内摆动起来。

也就是几秒时间,当青蟒异形的颅骨从舰首破洞中收回去时,偌大的主控室内,再不见一个人类——或者说一个冰雕。

巨吻震颤着,青蟒异形前肢搭在沉寂下来的运输舰舰首,那超过了两百米长的尾骨开始无情地在运输船中间抽打起来。

“砰!”“砰!”“砰!”宇宙真空中无法传递声音,但舰内却是不同。

主控室已经变成了死地,然而不受极致低温影响的飞船智脑,却还活着。

这也意味着除了封闭严密的主控室以外,运输船的其它舱室都还运转良好。 譬如运输船后舱,原本这里经常装载的都是大量的货物,不过此时临时加装的一排排悬空舱椅上,坐着的都是帝国士兵。

剧烈的撞击声,让他们原本就有些苍白的面孔上,浮现起了深入骨髓的恐惧。

“舰长?指挥官阁下?”“呼叫主控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偌大的后舱中,负责这次兵员补充的上官大声地在通讯器中呼喊着。

没有任何人回应他,通讯器中只有微弱的电流声响起。

“上……上官……”坐在那个上官身边的一个警卫的声音剧烈地颤抖着。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警卫,那个上官顺着他瞪大的眼睛看了上去,顿时整个人惊呆了。 更多的人,不知道是什么在击打运输舰。 然就在那恐怖的撞击声中,就在他们的头顶,那厚重的舰体,在出现一个凹痕的同时,坚硬的金属舰壳上,一道触目惊心的裂隙出现了。 “轰……”没有给更多的士兵恐慌的时间,那道裂隙在又一声猛烈的抽打声中,终于扩散开来。

一道道能量电弧在裂岔中爬伸着,当裂痕在瞬间扩大了数倍后,沉重的舰体轰然裂了开来。

而这时,那些被固定在舰内一排排轮式悬空舱椅上的战士,却是在舰队裂开的瞬间,就已经死去了。

这片空间极致的冰冷,即便是身穿着个人单体装甲,也承受不住那足以冰封一切的寒冷侵袭。

短短的数十秒钟,足足抽打了一百来下。

终于将一艘大型运输飞船抽成了两半的青蟒异形,附着在运输舰前半段的它身躯微微一沉,随即猛地弹起就朝另外一艘加速脱离了编队就想逃逸的大型运输船飚射过去。

在它的身后,数百个刚刚赶到的信使异形就像海水中的恶鲨,当它们游过断裂的船体后,那一排排轮式悬空舱椅上的冰雕战士,全部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