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_诗歌常识题库www.hld33.com

恰逢春风与你莫染竹赫连刃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2 编辑 :本站 / 3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当代文学 > 正文
TAG:

恰逢春风与你莫染竹赫连刃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只听嘭的一声巨响,他膝盖微弯,险些栽倒在地。

如此危急时刻,他却像是忘了回击,微侧着脸凝视我,竟然缓缓朝着我露出一个透着痞劲儿的笑。 那笑容好看极了,好看到周围的一切都在那一刻不真实起来。

我一时呆滞,嘴却快脑子一步:“傻笑什么!打不过就快跑啊!”“跑?”他眸光一凛,重振雄风:“该跑的是他们!”扭头,他目光如炬的盯向又欲挥棍子的朱涛,唇角微勾,握住棍子的同时便抬脚踹向了朱涛的肚子。 挥动棍子,他打掉城管手里的电棍,脚尖一踩一勾便将电棍握在了手里。

滑动开关,他轻而易举就用电棍将城管各个击破,击晕在地,只余下了捂着肚子打滚的朱涛。 将棍子丢在地上,他把-玩着电棍,不紧不慢的走到了朱涛面前。 伸手提了下裤管,他缓缓蹲下,侧头问我:“他是你什么人?”“老……前夫。 ”用电棍抵着朱涛的头,他挑着眼角缓缓点头,直接打开电棍就猛击了他一下。 朱涛抖了一下,哇得叫了一声。 “两条路,一、进局子;二、报目的。

”手指不断在开关处滑动着,他明明跟我一样只是个小贩,却莫名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该进局子的人是你吧……啊!”朱涛又抖了几下,直接被电的尿了裤子:“这位兄弟,我、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何必多管闲事呢?”“看来你选第一条路。 ”他似乎很讨厌废话,直接将电棍开关推到了最大。 朱涛眼睛一瞪,歇斯底里的就吼出声:“离婚!我是来找这个贱-货离婚的!”“贱-货”二字极其刺耳,朱涛躲得离那电棍远了些,一番令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话张口就来。 他让男人不要相信我,说我虽然长得很无害,但其实是个极其恶心下贱的女人。

他说他当初就是被我的外表骗了,所以才会跟我结婚,直到近期他才得知,原来我的意外怀孕是我故意扎破安全套怀的,为得就是逼他娶我。 不仅如此,我还故意给他发-骚扰短信和偷拍视频恐吓他,骗的他调职外地,险些搬家。 若不是我闺蜜好心告诉了他,他也不会将我和我亲哥捉-奸在床,知道我的真面目。 他说他从来不知道我是那样一个下贱的荡妇,竟然无耻到连亲哥都搞,甚至为了跟亲哥玩得尽兴,把肚子里的孩子都搞流产了,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才会找人来堵我,想出了这口恶气。

朱涛说得声情并茂,还挤出了几滴猫尿,若非我就是当事人,我都要被他影帝级演技给骗了。

目瞪口呆的看着不远处那个曾经熟悉现在却陌生的可怕的男人,我眼睛发红,死掐手心,气得身体都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心口好像被塞满了冰块,我死死盯着朱涛那张曾经令我无比迷恋的脸,竟是被他生生给气笑了。 连着笑了好几声,我唇瓣发颤,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松开掐烂的手心,我快步冲到朱涛面前,伸手抢过男人手里的电棍,将电流开到最大就直接怼在了他的身上。 事情发生这么久了,我从未像这一刻这样恶心过自己这段短暂的婚姻。 想到自己曾跟他恩爱缠棉,山盟海誓,我就觉得自己真是脑子烂了眼睛瞎了。

将电棍猛地丢在地上,我朝着男人鞠躬道谢,背着箱子就跑了出去。 没跑多远,身后就突然传来一声倒地声。

我一惊,扭头就见那个本来蹲着的男人歪着身子倒在了地上。 想到他先前挨得棍子,我赶紧又折了回去。

将他扶起来,我见他晕了过去,正想打个急救电话,突然就感觉到一片濡湿。

手从他后背拿开,我借着路灯看着满手的鲜血,脸色瞬间变了。

小说《恰逢春风与你》第6章恶心至极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相关内容推荐:。